【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百味】又是一季槐花开(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02:47

转眼间是一季桃花红,再转眼就是一季春柳绿,春天就像一个大剧场,那些花儿们犹如生旦净末丑,你方唱罢我登台,临到槐花开的时候,已经是“子规声里雨如烟”了。

之所以对槐花情有独衷,也之所以对它魂牵梦萦,因为它曾经装点了我如花的童年、如梦的少年。沙岭上那一片绵延数十公里的槐林啊,系满了我的故乡情结,而那一嘟噜一串的槐花,是其中最美的一结。

没有哪种花儿能同槐花媲美,它朴实的像山里小妹,一不妩媚二不妖娆,却清纯可人。当千树万树槐花竞相绽放时,徜徉在那一片清香氤氲的花海里,花不醉人人自醉。年少的我那时是无瑕顾及赏花的,只想撸下那串串槐花,喂肚子里蛰伏了一年的馋虫。在甜滋滋地诱惑下,我同那些野小子一起比赛爬树,直接就是斯文扫地。淑女不淑女顾不上了,只是庆幸没让母亲抓住,否则她又该担心我长大后嫁不出去了。我上树的速度不比那些男孩慢,只是上树容易下树难,每次花足肚饱之后,就想让自己变成一只鸟,随意地栖息在哪个枝头,不用接受那些老槐树皮的惩罚。

同我一样喜食槐花的是小蜜蜂。在花开时节,天南地北的养蜂人,在槐林边上安营扎寨,他们的帐篷是我和小伙伴们时常光顾的地方。那些南腔北调,我们听不懂,可他们碗里的白米饭和红烧肉的诱惑却是直白的。我终于明白,这一树树的繁花,原是可以加工成美味大餐的,所以年幼的我也想养上一些蜂,让它们也为我加工出白米饭、红烧肉。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盘桓了几年,直到有一天,挨了蜜蜂的蛰,才不得不放弃,但对那些养蜂人却是愈加敬佩了,他们不光与春天同在,还能驾驭这百万蜂兵,实在让人不敢小觑。那时咱们村子里还没有电视,信息相当的封闭与落后,我对大千世界的向往,最早就是从研究这些养蜂人开始的。

喜欢槐花,与母亲的唠叨也是分不开的,从我记事起,母亲就给我讲,在那个非常年代里,槐花曾经救过乡亲们的命,虽然很多人都吃得脸面浮肿,但终于是活过了那段艰苦的岁月。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是救了许多人命,于是对槐花在单纯的喜爱之外,就多一了层感恩的心思。

槐花的香味是清新的,但在清新之外,还有一种甘甜,所以槐花开的日子里,人们是心旷神怡的,地里荷锄汉子不荤不素的俏皮话、街头扯着麻绳纳鞋底的媳妇们肆无忌惮的笑,不时交织在四溢的槐花香里,若再加上孩子们的熙熙攘攘,春天也就跟着空前的热闹起来。现在想来,也就是那种“稻花香里说丰年”的田园风情吧。

长大了,变成一只南飞雁离开故乡后,这些情景就变成珍藏版了,住在钢筋水泥结构的阁子楼里,一遍遍地咀嚼与反刍着那些记忆,一种淡淡的愁怅笼上心头的时候,我知道有许多事情已经被定格,不可逆转、不可复制,只能翻出来晾晾了。

日子真是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季槐花开,听说故乡的那些槐树早就被生长期快的白杨取代了,看来那些槐花也只能繁华在我的梦境中了,我该到哪儿去撸槐花?退一步说,即使给我一片开花的槐林,那些树,我还爬得上去吗?

贵阳看女性癫痫病的医院癫痫病发作时尖叫正常吗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