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那纯爱的糖葫芦鲜红如血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06-10 23:48:04

“卖糖葫芦嘞,刚甩好的糖葫芦。姑娘,怎么样,来一根尝尝呗。”

一个身着布艺,脸庞略显消瘦的少年将糖葫芦递到一名女子的眸前,问道。

“你这糖葫芦怎么卖?”女子痴痴地望着糖葫芦,开口道,声音略微有些沙哑。

“不贵,小的三文,大的五文,刚从祁北山摘下的山楂。”少年回答回答道,神色显得颇为得意。

“三文吗?我记得那个时候是一文的。”女子眼帘低垂,睫毛扑朔间忆起了那段往事。

那是女子十三岁,便是城里一家颇为有名的妓院里有名的女猱,赋诗弹琴,琵琶古筝样样在行。

女子名为“珏玥”,三块宝玉组成的名字,大抵是老妈子看这姑娘长得端正标志,想为自己的“花满楼”多揽些有钱的员外、衙吏。

只是珏玥抚琴弄笛好不推辞,若让其做些卖弄姿色,取悦男人的事情,她是断然不干的。

若是换了其他女校书,老妈子断然是不予理会的,但是珏玥不一样,她太美了。

俏脸虽不施粉黛,却给人一种精致感,三千青丝躺在香肩,腰部不堪盈盈一握,肌肤如雪如脂、吹弹可破,放在琴上的手也如玉葱般纤细。

就算是成天一袭青衫,也不觉让人生厌。她只往一处站立,便让那些惊艳的花魁也黯然失色。

老妈子觉着这么一个人,当做店里的招牌也好,不愿招待男人也就随了去了。

直到一个雨打芭蕉的傍晚,一个卖糖葫芦的少年来到花满楼。

少年约莫十五六虽光景,已然到了束发之年。

少年相貌颇为英俊,说风流亦可,说轻佻也行,手拄糖葫芦棒,风迎于袖,嘴角轻勾,眉目似水,未语先含三分笑。

美中不足的是他鼻尖的少许污垢,不过也平添了几分实感。

“卖糖葫芦嘞,刚甩的糖葫芦,祁北山摘的山楂。大的三文,小的一文。”

少年还略显脆生生的叫卖声响起,打断了珏玥的《梅花三弄》。

“哪儿来的小兔崽子,还不速速离开。”一声厉喝响起,寻声望去,正是一位花满楼的小倌。

“我在这儿卖糖葫芦,平添了你们几分生意,若是正经人家的买卖,休要胡搅蛮缠让我离开。”

少年好不容易骗过龟公混了进来,怎肯依。

“若是不走,待会儿动起手来,可别说花满楼的人不讲理。”小厮抄起手中铁棍,威胁到。

“让他留下来吧,”一位老妈朗声道,随后又向小厮压低了声“这是珏玥的意思。”

若是珏玥说了什么,龟公啊、小厮啊、侍女啊、护院杂役之类的就更不用说了,都得按着她的意思来,就连地位尊崇的老鸨,也要尊重她的想法。

毕竟这是东家的意思。

老妈声音虽小,少年耳朵却灵敏,这话被他听了去,转头看向楼台上众星捧月之人,轻笑一声,便卖逐个兜售他的糖葫芦去了。

等到珏玥一曲完毕,糖葫芦卖的也只剩棒尖儿这一串了,少年思量片刻,也不顾众人目光,在老妈子、小厮没注意的情况下奔上看台,将手中明晃晃的糖葫芦递了出去。

“只剩一串没卖出,扔了怪可惜,就赠予你。”

珏玥俏脸微抬,看向递出糖葫芦之人,伸手欲接,只可惜刚要触到糖葫芦棍子,却被一只手给拍到了地上。

“珏玥你是尊贵之人,怎可食这等粗食?你若还想在这待,便只管顾好你自己,否则定将你轰出去!”

少年撇了撇嘴,摊了摊手,拿出刚刚卖了的碎银子向桌上一拍,“小爷我今个儿就在这住下了,我是客,你能耐我天津专业治癫痫病的医院何?”

“好好好,今个儿穷小子翻身变财主,便依了你,不过你这点儿碎银子,住一宿顶多,明早卯时你就自个儿离去。”

老妈子也不计较,收了银子就往袖口里塞。

“不许随意弄个下等房糊弄本少爷我,我要最好的客房!”

少年跟着小厮的来到自己的客房,突然神神秘秘地塞给小厮十文银子,低声道“刚在台上表演的姑娘睡哪间房。”

小厮抛了抛递过来的银子,道“顶楼左起第二间。”

少年打发了小厮,忙跑出花满楼,两刻钟后,又跑了回来,怀中穿着一个布包裹,之后便静静等着。

待到戌时三刻,悄悄出门,顺着楼梯往上,来到顶楼一间房,轻轻敲门。

“何人?”里面传来声音,音如黄鹂,悦耳动听。

“后院砍柴小厮,天冷了,老妈子让我来给姑娘送棉被。”

少年特意压低了声音,便贴着门听声音,只听见里面传来脚步声。

“吱嘎。。”门开了,露出了一张俏脸。

少年趁势一个闪身进了屋,又以极快的速度将珏玥嘴巴蒙上,也不顾少女瞪大了的美眸,立马就将门关了上。

“唔。。。”珏玥被蒙的有些喘不过气,喉咙发出了压抑的声音。

少年这才放了手,做出了个噤声的手势。“我可认得你,你是白天卖糖葫芦的,我好心让你留下,你可倒好,擅自闯入我的闺房。”

珏玥气不打一处来,想她别说与男子独处一室了,就连和男子说上一句话都很少。

“你可别大声,若是将老妈子听见了,又得将糖葫芦给拍了,而我也要在这半夜里被轰出去。”

少年说着,小心翼翼地将怀中布包裹掏出,一层一层掀开,露出几颗红彤彤的东西,正是几粒还没有串起来的糖葫芦,圆滚滚地躺在素色中,先不讲味道如何,单是卖相就让人食指大动。

“你倒是有心”珏玥抿嘴轻笑,食指与拇指挑起一颗就往嘴里送,丝毫没有怀疑眼前之人将会对她这一弱女子干什么。

“你这糖葫芦可真甜”珏玥咧嘴一笑,这一笑顿时让周围景致瞬间黯然失色,少年顿时看的痴了。

一颗糖葫芦入腹,珏玥还感不满足,想要再要一颗,但见到眼前之人眼神异常地望着自己不禁俏脸一红,娇嗔道“看什么呢你?刚才还觉着你这人贴心,不曾想也是个登徒子。”

少年顿时收回目光,干咳一声“这。。。这糖葫芦好吃吗?”珏玥毕竟也不是寻常姑娘,立马调整回情绪,螓首轻点。

“这糖葫芦本身没什么,主要是其山楂品质不俗,本少爷打小就与爷爷上山摘山楂,以清晨效果最甚,那时的山楂口感最为清冽。”

珏玥听了,美眸微闪,片刻后问道“不知我可不可以与你一同去摘山楂?”

“恩?”少年顿时一怔,“你的美名方圆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若是被常人知道我将你带去摘山楂,定不饶我。”

珏玥极为反常地翻了个白眼“你就知我平日风光,可知我在这花满楼好不自由,每日除了诗画就是面对这群酒肉男人。”

少年觉着有理,把脑袋用力一点“可,明日卯时你在门内等我,我来接你,然后我们偷溜出去。”

翌日,太阳还没露出脑袋来,就有一少年蹑手蹑脚地来到姑娘闺房前敲门,然后两人一同下楼梯,轻悄悄地从后院溜了出去。

珏玥与少年连走带跑地出了城,一出了城珏玥不禁扬手大笑,全然没有往日的清冷,倒是令得不少路人为之侧目。

少年带着女孩轻车熟路地来到祁北山,用着事先准备好的竹筐盛山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楂。

二人分工明确,少年爬到树上将山楂摘下然后往树下丢,珏玥就在下面接着。

不到半日,二人就将竹筐盛满了。之后少年又带着珏玥来到自己做糖葫芦的地方,将其制作过程在女孩面前展现,二人嬉笑间情愫萌动。

等到日落三竿,二人回到花满楼,却见不少人围着,刚上前就被人围了起来。

“好你个小兔崽子,竟然私自将珏玥姑娘带出一日,今日不叫你屁股开花真当我花满楼毫无规矩。”

龟公看到二人尖叫道,立马吩咐小厮教训少年。龟公自认不能对珏玥如何,但是对于少年就少了顾忌。

“不可,是我央求他带我出去的,与他无关,若要罚罚我便是。”

“这。。。好吧,便饶他一次,若有下次就算珏玥姑娘这么说,也断然不能让他好过。”龟公怎敢罚珏玥,便只能吃软,悻悻离去。

不过少年不可能再在花满楼逗留了,临走时他趁珏玥看他的时候,用口型对其说了什么,珏玥见了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

第二日,老妈子想要让珏玥去见一位重要的人物,敲了敲门却毫无回应,心里感到不对劲,推门而入,房内空无一人。

珏玥去了哪儿?自然又是与少年上山采摘山楂,反复做着昨天的事。等到傍晚回来,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场噩梦。

那天花满楼四平市治癫痫病哪里好门口围着的人比昨天多了两倍还不止,门口立着一庞然大物,是花轿。

通体通红,大红彩绸的轿帏上是艳粉浮金的喜字和如意的纹路,还有麒麟送子图,宝塔顶映着光,在四角,各缀着一个大大的彩球,那流苏,一直垂到底。

似是知道珏玥已经归来,轿中之人掀开帘子,露出一张妖冶的脸庞。

海东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耳钻发出幽蓝的光芒。

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

珏玥永远忘不了那个夕阳惨然的傍晚,她被人强行拖到轿子上,而少年上前阻拦而被人一箭穿心。

在利刃透过少年胸膛的一刹那,珏玥觉得整个世界一片灰色,兀的喷出一口心血来。

少年在倒下的那一刹那,胸口出的布包裹掉了出来,里面滚出几颗糖葫芦来,颜色如血。

珏玥递给少年三文钱,取了一串糖葫芦放在口中,自言自语地道:

“应该不是祁北山的山楂。”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