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心灵】爱的抉择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7:17:29
杨致远,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农民,但人穷志不短,用自己的行动,摒弃了一个被人唾弃的、不道德的、甚至肮脏的婚姻,却用他的一生,坚守了一种责任。   ——前言      (一)浪漫爱情   1969年正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的时期,大字报铺天盖地席卷中国大地,一场意识形态领域的大批判愈演愈烈,文艺战线也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于是在农村也开始排练演出革命样板戏,一些喜欢表现的小青年,稍有文艺素质,或者嗓音还行就进入村级文艺宣传队。杨致远,17岁,初中毕业,喜欢文艺,如鱼得水,就是这样进入村子的文艺宣传队的。个子矮小的杨致远开始只是演一些无名角色,但是他的嗓音极好,而且表演很有天赋,被宣传队负责人看重。开始演一些配角,因为出色的表演,几乎喧宾夺主,主角竟然有些逊色,被观众推到了一号男主角的位置。杨致远不负众望,演技更到位精彩,几乎每次博得阵阵掌声。观众们只是觉得个子矮了点,不能体现出英雄人物的威武、伟大的形象,但是其他人的演技和对角色的理解差一个档次,只得矬子当将军了。   杨致远人缘挺好,乡亲们有个红白事的,需要有唱段烘托气氛,他义不容辞,主动请缨,在乡亲面前很卖力,人们都喜欢这个小个子后生。   在那个时代人们都很贫穷,致远兄弟姐妹六个,排行老三,只有三间破旧的北房,穷的叮当响。家里男人多,饭量大,到了冬季,当爹娘的为了省点粮食,每顿不是红薯,就是疙瘩萝卜汤,没有干粮,饿的都是皮包骨。每逢村里有红白事,一家人有了盼头,致远给人家唱歌唱戏,自然好吃好喝。其他兄弟,包括他父亲便一窝蜂的去人家家里帮忙,烧火的、挑水的、做饭的,好像他一家人承包了似的,办事的主家虽然也不富裕,看在人家来帮忙,也没办法撵走,宁可东借西凑,也得把事办过去。   到了冬季农闲季节,大队里着急文艺宣传队开始排练,参与者可以挣点工分,致远非常得意,乐得屁颠。他的其他几个弟兄也想从中混点差事,终因为五音不全,又不懂乐器而被轰走。   致远18岁这一年冬季,宣传队排练《智取威虎山》,自然致远饰演杨子荣,宣传队最漂亮的女孩邢燕子饰演小常宝。致远演得很投入,对角色的心理活动揣摸的很透彻,表演出的是一个鲜活的形象。邢燕子看在眼里,除了佩服,开始喜欢,一种女孩从来没有的心理体验蔓延在17岁花季女孩心里。她开始走近杨致远,和他一块讨论演技,一块讨论角色心理活动,以及怎样通过语言、表情、动作达到完美的表演。杨致远乐得帮助人,并且在帮助一个鲜花般的女孩,他开始并没有多少奢望,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家庭条件,要比邢燕子天上地下之差。他们只是在艺术上交流,没想到情感也被萌动,致远已经有了夜深人静时的想念,但他觉得不可能;邢燕子已经爱在弥漫,从心里的甜甜的感觉幸福的感受,到夜晚的失眠想念痛苦折磨,她已经难以自拔,终于在一次俩人讨论的时候,趁着夜晚的灯光不太明亮,她紧紧地抓住了杨致远的手,久久不肯分开。   第二天,燕子很早吃过早饭,主动到致远家找他一块去宣传队排练,一家人蒙在鼓里,只有致远明白怎么回事,看着致远一家人都在喝着疙瘩萝卜粥,燕子心里在为致远隐隐作痛。   饭毕,俩人走在村里的街道上,聊着。   "远哥,明天,我给你带来两个玉米面饼子,一个大小伙子,怎能只喝粥,唱戏有劲吗?"燕子说。   "别价,我怎能吃你们家的粮食呀?很珍贵的。"致远回答。   "我愿意,我饭量小,那是我省下的那一份,自然要给我喜欢的人。"   "你不要喜欢我,我们家很穷,你会受苦的。"   "想到你在舞台上那个亮相、那个唱腔,那个演技,我都陶醉了,苦点算啥。"   "你父母不会同意我们交往的,我们没有结果。"   "我不管,我要我喜欢那种浪漫的情调。"   ……   沉浸在幸福中的人自然表演也很成功,邢燕子演技大增,赢得了更多掌声,非常感激致远,自然俩人的心贴得更近了。   无论白天晚上,燕子都是到致远家来,找致远一块去排练,每次都带来食物,玉米饼子、高粱饼子,馒头,有时还有烙饼。致远在享受美食的时候,心里的感激变成了一种爱,晚上排练去的路上,俩人幸福地拉着手,快乐不断传到对方的心理、身体里。   晚上排练完,致远送燕子到家门口,直到燕子关上大门才离开。走在回家的路上,想着漂亮的燕子,音容笑貌在脑海里不断萦绕,好幸福的感觉。回过头来,好想看到燕子从大门里走出来。注视着,注视着,久久不见,致远失望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失落感。   燕子哈尔滨治癫痫的医院在哪回到家里,躺在炕上,久久不能入睡,花季少女思春的年龄,一种美好的感觉在身体里骚动。   终于在一个漆黑的晚上,寒冷无比,就在燕子的家门口,俩人拥抱了,幸福立刻弥漫了两个人,在两个身体里"咚咚"的心跳产生了共振,更加铿锵有力,穿透厚厚的棉衣,敲打在两个年轻的心灵上。俩人第一次体验异性之间那种神秘,那种震撼,俩人的嘴含在一起,吮吸着爱的津液,幸福泉涌般的流进对方的身体。几分钟,几十分钟过去了,依然不可分开,寒冷的冬天,居然大汗淋漓。从此刻开始,两个人的心更紧密地贴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俩人的事被燕子父母知道了,讲究门当户对的二老怒不可遏,把女儿软禁在家里,找到致远家兴师问罪,坚决反对他们俩来往,想用武断的方法拆断一对鸳鸯。致远家兄妹多,一贫如洗,劝说致远不要奢望,老实本分的过日子,致远心里不愿意,可是家境如此差,又当怎样。   这样的时间过去一年多,燕子父母不再让她排练文艺节目,避免了与致远的接触,相安无事,好像事情过去了。致远一家人在努力劳动,多挣工分癫痫病人面色发紫的是什么情况,劳力多,分红多,有了一些积累。生产队照顾到他家人多房少,几个孩子到了结婚年龄,分给他家几间房子,用他一家人几年的工分折合做了交换,总算不再挤在那三间小北房里了。一家人其乐融融,觉得社会主义真好,一定要多出工多出力。      (二)抉择与放弃   一个冬天的晚上,杨致远从排练场回来的路上,已经九点多钟,突然被一个女人拦腰抱住,一种熟悉而亲切的感觉,致远立刻明白了是燕子。   "致远,救我,我爹要把我嫁给老孙家的孙大武汉哪家医院看羊角风专业肥,一个看起来就恶心的男人。"燕子哭泣着说。   "有哥在,咱不怕。"致远拉着燕子的手走向老宅,自家原来那三间小北房,现在只有他和二哥两个光棍汉住,二哥是大队的值班民兵,常住在大队值班室,自然剩他一人了。   俩人来到致远的小房子里,灯下观美人,更是楚楚动人。泪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睫毛让人更是怜香惜玉。娇嫩白皙的脸儿,还有一个笑起来很美的小酒窝,朱红齿白透露着干净秀气,有些凌乱的秀发却饱含着性感,苗条的身材更彰显出胸的挺拔。一腔热血在致远胸膛里冲撞,燕子的渴望燃起了爱的火焰,两个年轻人几乎同时扑进对方的怀里。   屋外,寒风习习,星光闪闪,黑黑的夜色给这对幸福的人儿盖上了一层安全衣,偶有猫儿做爱的嚎叫,却被小屋里一对青春年华相爱之人的疯狂掩盖的听不到了声息。几度风雨,几番情怀,终于只剩下喘息。   突然,电光闪闪,喊声骤起,雨点般敲门声几乎震塌小小的北房,门被撞开了,人群鱼贯而入。炕上,凌乱的衣裤到处都是,燕子用被子遮盖着胸部,致远用上衣遮盖着身体。燕子爹愤怒地把致远拖到地上,一群人一顿拳打脚踢,致远一声不吭,燕子哭着哀求着,俩人心在一起。   "你这个败家的闺女,你爹从此脸没地放了。"燕子爹羞愧难当。   "爹,你成全我们吧,你的大恩大德我们永远不忘记。"燕子哀求。   "叔,求你了,我们俩真心相爱。"致远跪地,头象砸蒜锤一样不停地磕地。   "你我父女从此恩断情绝,你永远不能回到家里。"燕子爹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   "伤风败俗,不知廉耻,看你们怎么见人。"不知那位说道,一群人气势汹汹的离去。   致远上炕,俩人相拥而泣,那哭声不是悲伤,分明流露着幸福的含义。   第二天,一场轩然大波席卷整个村落,致远和燕子偷情的事传遍了大街小巷。致远爹从梦里醒来,听到这个消息,好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时间竟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   没有隆重的结婚仪式,没有亲戚朋友的参加的婚宴,致远一家人在一块整了几个家常菜,弄了两瓶二锅头,喝的脸红红的,就算俩人结婚了。收拾了一下破旧的三间小北房,换上了家里稍微干净的被褥,铺上致远妈自己织的粗布缝制的床单,独门独院,也算新家了。   燕子不愿嫁给孙大肥,嫁给致远,穷点心里幸福。   致远爹拿来玉米面、高粱米、一瓶黑油(未精制的棉籽油)一罐咸盐,用上留在这个院子里的锅碗瓢勺,开始了一个新家的生活。俩人沉浸在新婚的幸福中,条件恶略一些都不去计较。心想:只要俩人在一起,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冬季,致远排练、演出,燕子也参与进来,演夫妻的戏,正好绝好的搭配,真实投入,博得阵阵掌声。俩人满足极了,回到家里燕子哼着小调,俩人的饭菜,简单好对付。幸福是一种心理体验,每天沉浸在戏剧、音乐的环境里。有时出村演出,还能有一顿不错的饭菜,最后拿回纪念品,总是快乐的。回到小家,即使冷屋子凉炕,高粱饼子、玉米粥,也没觉得多么苦,俩人钻一个被窝,拥抱着睡觉,很是开心。   到了第二年春暖花开,燕子已经怀孕几个月,不能到田里劳动,只有致远一个人干活挣工分,倒也不错,至少回家能够吃上一顿热腾腾的饭菜。小两口在院子里种上丝瓜、黄瓜、茄子、西红柿、菜豆角,到了收获季节,丰盛的菜,也不觉得高粱面的饼子多么难吃。   过了夏季,生产队里分了小麦,可以吃上面条馒头了,到了秋季,燕子生下了一女孩,起名杨飞儿,寓意:让燕子飞起来,飞向蓝蓝的天空,去实现远大的理想,把俩人的美好幻想都兼容进去了。   秋后,分了秋粮,冬天可以温饱了。照理说,这样的小日子,在那个时代,也算幸福了,应该平顺了。   1975年春天,俩人22岁,正是青春年华。俩人筹划着新的一年的计划,孩子交给老人看护,燕子开始到生产队里干活挣工分。燕子被分配在仓库里干活,整理一些生产工具,晾晒去年剩余的粮食,自然和生产队的保管成了搭档。致远被派去挖海河,支援水利建设,到麦收前才能回来。为了多挣点工分,又不吃家里的粮食,做出点牺牲,致远觉得很值。   燕子的活很轻松,哼着小曲,悠闲地干着活,工分少点,中途可以回家给孩子喂奶,倒也方便。   快到麦收了,燕子在仓库整理麻袋,保管记录着数据,分门别类的放置。保管大燕子几岁,燕子管他叫哥,这个小伙子是个乐观派,总是逗的燕子开心的笑着。   仓库里很热,燕子满脸大汗,掀起一个衣角擦拭脸上的汗珠,饱满、白皙的奶子裸露在外面,保管正值青春鼎盛,那里经得住这种诱惑,扔下账本,从背后抱住了燕子,一只手在燕子胸部乱摸,俩人滚在了一起。也许燕子与致远久别,也许燕子骨子里就是这样的女人,没有任何反抗,俩人顺利地做了一件出乎意料的事。事后,保管承诺从库房里偷出半袋小麦,晚上送到燕子家里。   事隔几天晚上,深夜时分,按照约定,燕子留了门,保管背着多半袋小麦,放到了燕子的屋里,孩子已经睡着,燕子让保管到炕上暖和,自然,又是一场狂风暴雨。   自此,俩人好事不断,家里不断增添仓库里有的东西。   麦收到了,杨致远从海河回来了,看到家里增加了东西,燕子谎称是仓库里淘汰的,没用就被扔掉了,拿回家里或许有用。看到面粉多了一些,燕子说她不干重活,只吃粗粮,省下面粉给致远吃。致远很感激,不再问什么。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没有不透风的墙。生产队的会计和保管一个办公室,早已看出燕子和保管眉来眼去,心怀叵测的老会计趁保管外出,去地里送东西的时间,把燕子挤在仓库里一个角落里,说知道他们的丑事,要告诉致远,燕子求饶,老会计乘人之危,把燕子像剥葱皮一样剥了个精光,用那张满口烟味的大嘴,把燕子全身吻了一个遍,燕子从恐惧到恶心,毫无反抗的能力,满足了老头的恶作剧。事后,老家伙很满足,塞给了燕子五块钱,在那个时候,五块钱也是个数字。   生产队长发现仓库里的东西有减少,要换掉保管,保管胆子很小,一下子全部说出事情原委,求队长饶过他,答应帮队长完成好事。天生好色的队长那肯放过机会,爽快答应。 共 1156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