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轻舞】终于等到你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33:59
上海,一家不知名的小酒吧里,一个身穿黑色紧身镂空小短裙,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金色波浪卷的女人坐在吧台上,与其是坐着,不如说是趴着。此时的夏微微,烂醉如泥,不顾形象地趴在吧台上,手里拿着一个酒杯,眼睛迷离地盯着杯子,在忽明忽暗夹杂着各种声音与音乐的中冲服务生大喊:“再来一杯Whiskey!”服务生过来说:“小姐,您已经喝多了。”   “我就要再来一杯,你怎么这么多废话,给你钱就是!”这一幕早被一流里流气的男人远远盯住了,他走过来,手很随意地搭在夏微微裸露的肩上,另一只手打个响指,“给这位小姐再添上,我买单。”   “小姐,一个人在这买醉啊,我陪你玩玩怎么样啊?”边说一只肥大恶心的手就已经环腰而去,嘴里吐出一口难闻的酒气。夏微微虽醉,可是还留有一丝清醒,很是厌恶地一把推开那个恶俗的男人,拿起包包冲门而。直到走到外面,冷风出来,趴在外面的栏杆上翻江倒海地吐了一气,酒醒了一半,眼睛里才蹦出了泪水。耳朵里回响起下午林菲儿约她时说的话,“墨然回来找我,我们已在一起几个月了,准备过两周就结婚,你是我最好的闺蜜,到时候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给我当伴娘,陪我去选婚纱。”骄傲倔强的夏微微,心里虽然震惊无比,但还是缓缓地挤出一丝笑:“祝福你们,我有事先走了。”   三年了,他杳无音讯,现在要结婚了?新娘竟然还是与从小到大最要好的闺蜜,而且,自己与闺蜜每隔两三周都会一起逛街,吃饭,竟然没有透露过一丝消息,直到快结婚才告诉我?一种背叛夹杂着痛苦的感觉涌上心头,夏微微忍不住又吐了一场。   三年前,上海一个郊区的天主教堂,刚从学校毕业的夏微微心里甜蜜蜜地闭着眼睛,任由准新郎默然牵着手,一步一步慢慢地往教堂正中走去。心想,他会带我去什么地方呢,难道说是要给我一个最浪漫的婚礼,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吗?想到这里,夏微微仍然甜甜地闭着眼,牵着那个她信任的人的手走。“转身,睁眼。”那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夏微微闻言睁眼,这是一个古老的教堂,两边仅坐着两家的亲近亲戚和几位最要好的朋友。虽然也有鲜花围绕,有神父。夏微微顿时怒火中烧,“默然,这就是你说的浪漫吗,这么萧条的地方,一点也不热闹,咱们班何雨婷结婚的场景你又不是没参加,那在豪华星级酒店结婚的场面多美啊,雨婷当天美得像公主一样,怎么着也不要这么寒酸啊!这跟我想象中的场景差太远了,这个婚我不结了!”说着夏微微武汉癫痫病专门治疗医院一把抓起头上的白纱扔到默然脸上。原以为默然会像往常一样会哄哄她,说点好听的,她心里虽然委屈跟自己想象的场景不一样,但还是会嫁给心爱的他的,结果这一次,默然一反常态,惊愕的眼神一闪而过,然后淡淡地丢下一句“我以为你会喜欢的……”转身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夏微微瘫坐在地板上,一言不发,亲戚们三三两两地都散去了。夏妈妈过来说,“死丫头,当初就告诉你不要跟这种穷小子,有你的好受,你却偏偏中了魔一样要嫁给他,怎么都拗不过,这下好吧,把我们脸都丢尽了,也罢,妈妈之前给你介绍的那几个,那王经理家的公子,还有那个李局长家的大儿子可都很喜欢你呢,咱姑娘长这么漂亮,有的是有钱人家找。他走就走去吧。”夏微微像是没听见似得呆在那里,是的,她的脾气是不太好,以前上大学跟默然在一起时,遇到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发脾气,默然总是温和的笑着用各种方式逗她笑,哄她,直到他们和好如初。这一次,他好像认真的,再也不理她了。第一次心里感到恐慌,默然他再也不要我了吗?想到这里,夏微微哭了,哭得很伤心,做为闺蜜加伴娘的李菲儿过来抱住她,“别哭了,我知道你是爱他的,你也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气不过何雨婷当时的婚礼太豪华,我不想比她差,我,我,这下全搞砸了,呜呜……”说着夏微微抱着菲儿大哭了起来。   第二天酒醒已经是太阳升起老大截,夏微微摸着昏昏沉沉的头,有点恍惚,给老板打个电话请假,说自己感冒了,没法去上班。便又一头埋在枕头里,默然,三年了,她心里根本就没有放下,一直在想着他,一直在悔恨自己,可是却等不到他回头找她。她太骄傲、太虚荣、太倔强、倔强到轻易地丢失了到手的幸福,老天可能是觉得她当年幸福来得太容易吧。   在这个租来的公寓里,她开始回想这一切,是的,这几年河南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妈妈安排了各种相亲局,在她各种的唠叨下,被迫见了好多。心里都没有喜欢的,也被逼着试着相处几个,都不喜欢,烦不胜烦,夏微微便以工作忙为由从家里搬了出来。妈妈后来也想通了,知道自己女儿的心,也不再勉强,但也只能默默叹息,焦急地看着她一天天的长大,依然在等着那个不该再等的人。微微好不容易轻松了一阵子,感觉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真心喜欢的人了,除了默然,大学四年,他已经深深地刻在自己心里,心里又一阵叹息。两年的社会生活闯荡,夏微微再也不是那个趾高气扬的丫头,喜欢对着默然嚷嚷,“默然,我想出去那那旅游。”默然二话不说订票准备行李陪她去,“默然,我要吃校门口的那家王婶家馄饨。”即使大半夜,默然也会爬起来跑出去买,然后悄悄地从女生宿舍楼的铁格子门递进去,傻呵呵地笑着,“快进去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想到这里,又想起昨天闺蜜故意慢慢地说,“默然还是那么的好啊,我随便一说起我想要一辆红色小跑车,结果没几天就开到了我楼下。”   红色小车?那不是我以前跟默然一起穷逛时,看到一辆红颜色的小车。我说:“默然,等你有钱了,给我买辆这个,我好喜欢啊。”默然哈哈大笑:“好啊,可是那要委屈你等好多年哟。”现在的我,已经不是那个有点小虚荣,有点小骄傲的丫头,我只要,只要陪在我身边的人是默然就好。是的,我不能怪闺蜜,她当年也是有点小喜欢默然,但是她说过,既然他喜欢你,我不会跟你抢的。可是如今,他们要结婚了,当年都是我的错,我又如何怪他们呢?夏微微这么想,但是心里还是酸酸的,痛痛的。乌鲁木齐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哐当!”隔壁房子里传来一阵声响使夏微微从自己的沉思中醒来,“咦,隔壁那间屋子很久都没住人,因为面积大,一般的小白领都租不起的,平时也没怎么留意,怎么有人?”夏微微这么想着,决定打开门看看,结果隔壁的门也忽然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闪了出来,“喔,你这么不修边幅就跑出来了吗,这么多年,还是老样子。”一个带着戏谑嘲讽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夏微微心里一震,这声音是那么熟悉,抬头正好对上一个正带着笑直视她的一张脸。那一刻,再怎么平静的心此刻也开始汹涌起来,“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夏微微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他觉察,其实她的小心思怎么瞒得过他呢,他那双锋利敏锐的眼睛仿佛要吃掉她一样,此刻,她恨不得立马冲进他温暖的怀抱,想和以前一样,紧紧地抱住他,想对他说,再也不要离开。虽然思念在她心里疯长了那么多年,可是她不能,因为下一个声音告诉她,他已经不再属于她了,马上就要与别人结婚了。   “怎么不说话了?想什么呢?”仍是那个戏谑带有把玩意味的声音,他,除了比以前更英俊潇洒外,性格跟以前有点不太一样了。以前经常像个大哥一样对她很严肃的,“微微,你不许吃零食,对身体不好!”“微微,上课专心,小心挂科。”“你好像比以前更喜欢发呆了,嗯?”微微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笑着打开门,“要不要看看我布置的婚房,以后我就住你隔壁了,请多多关照。”微微朝里面看了一眼,没有进去,他仍然是一股子邪邪地笑,“不看吗?那我就有事先走了,记得,来参加婚礼哦。”   看着他走远的身影,夏微微呆立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刚才那一撇,婚房的布置,不是我以前抱着默然憧憬着我们结婚的房间,“默然,我喜欢粉色,我要我的房间都是粉的,要有好多Hellokitty猫猫。”默然表情难堪哈哈笑道:“那么难看啊,都是粉色我怎么住啊,我可是大男人,都要结婚的人了,还要那么幼稚。”“不嘛,我就要粉色,我就要!”“好吧,好吧,都依你……”   结婚的日子马上就到了,是一场盛大的露天婚礼,夏微微穿着礼服去当伴娘,坐在首席的边上。人很多,心里很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身上这件雪白的礼服,很好的勾勒出她的身材,这是菲儿硬让穿的。那天去陪菲儿挑选婚纱,看到一款紧身的其实很像是婚纱的礼服,夏微微很喜欢,轻轻地抚摸着,菲儿试好婚纱过来看出她的依依不舍,“就穿上给我当伴娘吧。”“这个不好吧,跟新娘的不好区分,我可不想喧宾夺主,穿粉色的那件小裙子就好。”菲儿笑笑,“咱俩还要计较吗?我才不怕你喧宾夺主,我李菲儿的伴娘也是要靓丽无比哟。”   其实,坐在婚礼席上,夏微微此刻心里还是酸酸的,明明是自己最爱的人,却偏偏要坐在底下看着他与别的女人结婚。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好姐妹,好闺蜜,私心里也是无法容忍的。可是,还是要来的,还是要给菲儿做伴娘的,因为那是以前跟姐妹约好的,谁结婚早,另一个就必须给当伴娘。但是心里此刻的感受却是复杂的,台上司仪不知在热闹地说着什么,一会儿是领导讲话,她什么都没听进去。直到司仪大声喊道,“请新郎新娘入场!”夏微微的心跟着一紧,眼睛开始注视着台上,新娘李菲儿光彩耀人缓缓向台上走去,而场上另一边,一个西装笔挺帅气的让微微快要窒息的新郎马上也要登场。她的眼睛一刻没有离开他的视线,一想到他们马上就要在一起,眼泪不争气地就要往下流,新郎的眼里含着光芒,走向台上,司仪将话筒对着新郎:“帅气的新郎,今天是结婚的大喜日子,您最想对您美丽的新娘子说句什么?”此刻泪水已模糊了微微的眼,放眼全场,与大家期待的欢喜气氛形成巨大的反差。台上新郎顿了顿,缓缓的目光向台下看去“其实,今天,我与在座的各位玩了一个谜,也是想给我美丽的新娘一个大大的惊喜,谜底就在那里。”话刚落下,台上的一束光就打向了坐着边上的夏微微,默然笑得灿烂的眼正对上一脸迷茫挂着泪珠的微微。然后看着那个心里想了上千遍的那个人慢慢地朝自己走来,拉起自己的手,台下此刻爆起一阵欢呼声,菲儿此刻后退几步,站在司仪身边,手里捧着一对新人戒指的托盘,笑着对微微挤眼睛。这……这一切仿佛是做梦一般,微微不敢相信自己,任由他拉着她上了台,迷糊中她看见了爸爸妈妈也在台下,正笑着看她。   原来,原来,菲儿,默然,他们早都设计好了一切,联合了爸妈,只有自己还蒙在鼓里。原来,默然还是是爱自己的,只是在自己当时说那些话的时候,确实感觉到自己不能给微微圆一个梦想中的婚礼,不想辜负微微的梦想,才那样子决然离去。所以,所以就要狠心地用三年的时间来惩罚我吗?夏微微仍然是一张哭着的脸,哭着哭着就笑了……   背景音乐里想起了张靓颖的那首歌,也是夏微微最喜欢的一首,《终于等到你》   ……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幸福来得好不容易   才会让人更加珍惜   终于等到你差点要错过你   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你   才算没有辜负自己   终于等到你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幸福来得好不容易   才会让人更加珍惜   终于等到你差点要错过你   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你   才算没有辜负自己   终于等到你   ……               共 431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