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坐车(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0:20:35

从东莞回湘南,在广州火车站的候车室里,刚放下行李,就发现他与我同时落坐在那张椅子上,看了一下手机,那时是晚上十点四十五分,我知道,他肯定不是与我在同一个地方同时出发,然而却同时落坐在这张椅子上,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哪里人,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但我却固执地认为,这是一种缘份使然,在茫茫的人海中,每天能有这种缘份的人很多,突然,我发现缘份有如空气无处不在,却又虚无缥缈。

我跌跌撞撞地逃到候车室外,听到车站广播通知,某某次列车的旅客进站,候车室里一阵骚动,有近半的人刹那排成两条长龙,我知道这是一趟广州至北京的特快,虽然经过我需要到达的衡阳,但我买的是到永州的车次,我没有去过北京,也不打算去北京,因为我根本就不打算去北京上访,既然不上访,那我去北京干什么?看着那两条蠕动的长龙,我敢肯定,里面就有上访的“敌对分子”,举报贪官,控告强拆,申诉冤屈的人多了去了,要不然安元鼎公司也不会生意兴隆,大发遣返之财呀,这就说明如今进京上访的人太多了,公安和政府忙不过来,才委托安元鼎,为此我庆幸自己,一直生活在和谐之中,虽然没有钱,但也没有病,更没有沦落成一个上访户,我这个人生性淡泊,且最有自知之明,前些日子,看到新闻说北京严禁二十万元以下的低档车进城,我就觉得生活了四五年的东莞可亲可爱得多,东莞现在只是禁止摩托车和电动车行驶,这里是打工者的世界,在这里生活还不觉得有甚委屈,可北京是官员的世界,二十万元的车都拒之门外,何况我辈草民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此话真乃巅扑不破的真理,所以,官员和富商的世界是草民无法融入的,即使他们贪呀奸呀,那也是容不得我辈去掺合的。我真为那些坐车去京上访者悲哀,我得告诫你们,要坐车就只能坐回家的车,家里多温暖,有父母兄弟姐妹老婆丈夫和孩子,哪怕是你们的房屋被强拆了,你也可以搭个草棚呀,搭草棚的活计对于你们来说,那应该是件十分简单易行的工作,你们瞧,农村的鱼塘边,种芋头生姜的田地边,这样的草棚经年不倒,不也能遮风避雨吗?再说除了坐回家的车外,你还可以坐出外挣钱的车呀,虽然是离乡背井,虽然是挣钱不多,但总比去上访被殴打被关押被劳教强千倍万倍,当然,我知道,现在一切都与时俱进了,坐牢的不一定就是有罪的,有“罪”的不一定就是犯法的,犯法的不一定就得去坐牢的,奈何哉?奈何哉?俗话说,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我说,草民不带权,那就只能背着石头去打天。

十二点了,我的车还没来,应该是十一点四十的车,已经晚点了,晚点是铁道部的权利,曾经也是旅客的权利,可是,现在这权利分流了,只剩下了铁道部的,没有了旅客的,当然人分贵贱,旅客也是人,所以也得有贵贱之分,贵者因为有钱或者有权,他们可以坐高铁,贱者就只能望“高”兴叹了,曾记得前不久,好象铁道部修改了某个条例规则,规定除乘坐高铁的旅客误了乘车时间,可以改签车票外,其他铁路旅客误了乘车时间,就只能作废车票,有媒体质问铁道部,既然旅客误车就作废车票,那么,列车晚点就应赔偿旅客损失,答曰:国家没有相关规定,我看了这则新闻,觉得好笑,国家规定都是其政府机关作出的,先前旅客误时可以改签车票,现在就改为作废车票,难道国家也曾有过这样的规定吗?现在的规定还不是你铁道部在作?铁道部信誓旦旦说,修改规定是依据合同法,说得好,既然是合同就得互相遵守,哪又为何厚此薄彼,铁路违约可以不赔钱,旅客违约就得自负损失呢?违法呀,你铁道部违了合同法,倒还振振有辞,也太有才了,真是官方有权违法,草民无处申冤也,曾记得,三十多年以前,包括墙报大字报在内的全国所有媒体,经常出现“历史的车轮”这个词,现在想来,这个词真的是非常的形象,历史就是一辆巨大的列车,凡民族国家及其所有的人们,无不是这辆列车上的乘客,现实中的列车到站了,就停下来,历史中的“列车”也是如此,到站了,也停下来,只不过前者上下的是旅客,后者上下(应该说是更替)的是朝代(或者说是政权),再分而言之,世界万物的一生,都是一辆列车,世上一切的东西包括人,都只是充当了一个旅客的角色,在坐车的过程中,每一个旅客都必须有自己的方向和目的地,更重要的是列车的调度者,还有司机,一定得有充分的能力来指挥、调度和驾驭它,否则,后果无法想象,这些年,我常年离乡背井,数年才得一回家,最大的感触就是,家乡的那辆“列车”,总是物是人非,我的父老乡亲们中,年轻的我认不得了,中年的苍老了,老年的很多不见了,甚至还有一些如我辈的壮年,或者更年轻者,在人生的列车上也匆匆下车了,他(她)们有的是坐完全程,自然到站下车,有的是出现意外,中途被迫下车,还有的是坐错车次或方向,自行选择痛苦地下车,总之,这一切的一切,都令我感慨不已。

车终于来了,我们秩序井然地排队剪票,然后你追我赶地钻遂道,再然后疯狂地爬车,又尿急占茅坑般地寻抢座位和行李架,我找到自己的10号车厢31号座位,发现已被一个小伙子占了,我给车票他看,还赔笑脸说好话,总算讨了回来,但我心里在说,鸠占鹊巢呀,难怪世间上有那么多霸人妻室,抢人钱财的事件发生哩,我的对面坐的是一位贵州铜仁的小伙子,他放了两个很大的用编织袋打的包,在头顶上面的行李架上,列车员发现了,问是什么东西,答曰是音箱,列车员说这么笨重的东西你也拿回家,真是的,铜仁小伙子说,没得法呀,没得你那多钱呀,不带回去难道丢掉?拿下来!放哪里?你跟我来!铜仁小伙子说,丢了怎么办?列车员答,我赔你!

假如,假如真的丢了,列车员真的会赔么?我在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季布一诺只是典故而已,当不得真的,银行柜头上常立一牌子,写现金当面点清,离柜概不负责,如果点少了客户的钱,银行当然概不负责,但是,如果点多了钱给客户,那你就得概要负责了,不信的话你试试,再假如你财星高照,你的帐户上凭空多出了几千几万,或更少或更多,那只能算是一场竹篮打水天上掉元宝的美梦,有多少你就得乖乖地退多少给银行,但如果你帐户上的钱突然不翼而飞,那就是你倒八辈子的血霉,任你去上法庭还是上北京,闹不好你还得有牢狱甚至是血光之灾,为人民服务已是昨日黄花,为人民币服务才是从河里摸出来的真经,不是么,唐僧师徒当年历尽八十大难取得“真经”,最后还要掉入河里,凑足九九八十一难,说不定现在河中摸出的“真经”,就是那时遗落的无字天书也说不定,只可惜的是,唐僧他们掉入河里的所谓真经,分明是被玉帝身边的“公仆”们所置换了的假经,“公仆”们之所以这样做,用意就在于向唐僧师徒索要,现在称为人民币的东西哩,可见世上一切东西,都是有其渊源,虽历千年万载,传统总是不会丢的,不是么,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今天我们为什么坐车四处奔波,还不是为了那些曾被古代精英讥为阿堵物的钱么,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则是万万不能的,现在谁如果还不懂这个道理,谁的爸爸就不可能叫李刚,而只能叫是赵作海了。

凌晨时分,车到衡阳,刚下车我就遇到了一个想让自己的爸爸叫李刚的人,在火车站转乘公汽时,我正一脚在地下一脚在车门梯上,就有人在我右脚边鬼鬼崇崇,还恍惚感觉到有人在我脚上摸,我低头对那位男子说,你干什么?男子说你踩了我的脚,我知道这是一种敲诈的把戏,昔年曾在衡阳宽阔的蒸湘大道的行人道上,平白无故地竟然踩到一个原本离我数米远的人的脚,那人说,你踩到了我的脚,怎么办?我说,不怎么办,因为是你故意窜上来让我踩的,你目的就在于敲诈,那人拽起自己的双手衣袖,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告诉你,我是吸毒的,你赶紧给我擦了鞋,我知道这鞋千万不能擦,一擦就授人把柄,就非拿钱了事不可,我平静地说,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就在某某地税局工作,你以为我是外地人是不,给你钱可以,但你跟我去局里拿吧,见敲诈不成,那人灰溜溜地走了,几年前的故事现在又要重演么?我对那鬼鬼崇崇的男子说,现在你还在耍这种小儿科的鬼把戏,说完我就上了车,突然感到不对,一摸裤袋,刚才在小吃店里拿出来的几十元零钱不见了,再看那男子,哪还有踪影,我气愤之余又很阿Q地安慰自己,幸好放在裤袋里的手机还在,虽然手机不值钱,但它却是我上网写作的小电脑,书签上有我辛苦搜来的数百家实用网站,有我数十家发文章网站的密码,丢了还了得,再说,他做了亏心事,毕竟还是怕我,不象三年前的春节在这里遇到的强盗,那次我与老婆从衡阳坐车去广东,因离乘车还有一个多小时,所以就坐在广场上等,我刚买烟回来,就看见四五个带红袖箍的男子,正围着我老婆在嚷嚷什么,一问才知道,他们在离我老婆数米远的地方发现有二根串小吃萝卜的竹签,就说是她丢的,老婆说,她刚才给了二串萝卜给那个讨钱的残疾人吃,他还要她不要乱丢竹签,她一直坐在这里,我四下一看,那个坐着自制小滑轮车的残疾人正在远处乞讨,我对几个红袖箍男子说,广场这么多人,你们在别处发现竹签,怎么就可以断定我老婆丢的呢?红袖箍们喝斥,数不数钱,爽快点就四十,再废话就一百,我老婆不吭声也不交钱,他们就一边一个将坐着的她架起,要她跟他们走,这实在是一着毒招,我们买的是往返车票,俩人的车票何止40元,再说让我们一时走不成,耽误一天时间,损失则更大,即使对我们不怎么样,吃亏的最后仍是我们,他们正是把住了这一软肋,所以敲诈抢劫起来,弹无虚发百发百中,面对这样一群强盗,我只有花钱消灾,事后一想,他们肯定是与那残疾人串通起来的,给了残疾人一点好处,让他作眼线,残疾人在前面讨钱讨吃,吃了之后将垃圾丢在不远处,红袖箍们则随后“罚款”,踩脚党和小偷们,在敲诈或行窃时,心中尚有一个怕字,哪像这群强盗,打着堂而皇之的某种名义,理直气壮公然抢劫,美国前总统罗福斯在做总统前,家里曾遭梁上君子光顾,他对友人说,自己很庆幸,因为做贼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当时,我想起了罗福斯的这句话,心中释然之,只是还带有一丝遗憾和耻辱,试若我是在东莞或广州深圳遭受此等抢劫,我的这种释然必定更加纯粹和彻底,因为这些地方,毕竟不是我的家乡,在家乡遭遇抢劫,耻辱难忘!

车到衡阳车到家,我的家乡变了,从三年前的强盗,到今年的小偷,我尽管金钱的损失有所增加,但是丑恶的档次降低了,这就意味着文而明之、和而谐之的进步,渐见成效也。

在坐车的过程中,我们不能把握别人,但一定要把握自己。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癫痫病的治疗有那些方法西安治癫痫病去哪个医院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