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菊韵】有话好好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1:09:55

   辞了职,松波去了步行街。
   自从淑娟去公司闹腾之后,他实在无法接受公司职员异样的眼光,心里斗争了好久,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三九天,天色灰暗,阴冷。两边商铺亮着灯,门关着,透过门窗玻璃看到人影晃动。三三两两行人,同行或迎面来的,买完东西匆匆回家赶。松波眼巴巴望着,直到步行街尽头。一阵刺骨寒风袭来,扯开衣领灌进身体里。松波打了个冷颤,系紧帽绳,扣上领口纽扣,两手伸进衣袖里,裹紧大衣。
   有家店铺外音箱里唱着伤感《流浪歌》,松波停下脚步细听。听着听着,松波眼睛湿润了,歌中的流浪者,渴盼有个家,而我流浪街头,貌似有个家,能回吗?
   松波信步走进一家超市。一对相拥青年男女映入眼帘,那女的头斜倚在男的肩膀上,一只胳膊搂着男人脖子,嘴贴着男人的脸呢喃着什么?不时来一个香吻,惹得商场众多男士驻足观望。
   眼前的场景,太辣眼了,松波直直盯着看。他和淑娟谈恋爱到结婚,还没有在大庭广众面前这样亲蜜过。
   七年前的一个三九天,他和淑娟结婚一周年,俩人一前一后逛到这家超市。行走间,松波跨前一步,挽起淑娟胳膊。淑娟斜眼剜了松波一眼,甩手给了松波手背一掌:“流氓。”松波弄了个大红脸,慌忙缩回了胳膊。心里老大不乐意,你是我媳妇,挽你一下胳膊,挺浪漫的举动,到你嘴里怎么就成了流氓?女人不都喜欢浪漫吗?怎么就你另类?
   青年男女漫步到男装区,那女的松开了手,柔柔说道:“老公,这几种颜色你喜欢吗?你若相中一款,试穿一下?我给你参谋参谋。”男青年在女孩的陪伴下穿行在男装区,细心挑选着衣服。
   男青年相中了一套西服,女孩挙手打了一个ok手势:“老公,好眼光。”待男青年穿着西服从试衣间出来,女孩夸张地“哇”了一声,张大了嘴巴,伸开双臂,飞身扑到男青年的怀里,仰起俊美白嫩的脸,漂亮的大眼睛深情凝望着老公,溢满了崇拜:“老公,好帅呀!我爱死你了。”男青年脸上布满了幸福地笑意,抱着女孩头,低头在女孩额上轻轻吻了一下。
   同样的男装区,情节大相径庭。那天,他和淑娟来到男装区,淑娟撇撇嘴,用鄙夷眼神光上下扫了松波一眼,说:“看你人长得不咋样,穿着也邋遢,出门真丢我人。让我给你买身衣服,穿得亮鲜些,也让我脸上有点光。”松波机械跟在淑娟后面,保持一段距离,任由她呼来唤去。
   淑娟挑了好几件衣服,让松波去试衣间试穿,穿着出来,淑娟都不满意。嘟囔说:“偌大的男衣区,怎么就没有你一件合适穿的衣服。也是,同样一件衣服,穿在其他男人身上,显得笔挺帅气。就你那骨瘦如柴身条,再高档的衣服,穿上就如麻袋套在木棍上。”
   松波感觉像是吃了只死蝇子,想反驳几句,看着超市穿行的人流,把火气咽到肚里。赵淑娟,有你这么糟践老公吗?我虽相貌平平,身子骨略显单薄些,却也轮廓分明,五官周正,一米七五的身高,和你一块出门,也不至于拿不出手丢你人。
   松波想离开超市,转过身抬起脚,淑娟背后吆喝道:“你干嘛呀!回来,正给你买衣服呢!我说让你走了吗?”松波弱弱回了一句:“你随便买一件就行。”独自一人走出了超市。至此以后,松波再也没有和淑娟一块逛过超市,淑娟给松波买什么衣服,他就穿什么衣服。
  
   二
   中午,风停,硕大的雪片滚落下来。松波无奈仰起脸,用哀怨的眼神看着漫天雪花狂舞,肆意砸到鼻梁、脸颊和眼睛里,也砸在松波心上。雪片呀!你怎么也好意思逼我?不会晚些下吗?你知道吗?此刻我只想走着,游荡着,希望时间过得慢一些。家,那个充斥着火药味的家,我真的不想回。一场风暴在等待着我,我只想风暴来晚一些,虽然这风暴我是无法躲也无法逾越过去,能拖我是尽量往后拖一些。
   松波进一饭馆,屋里暖和多了,找个靠近空调位置座下,掏出口袋里十元钱,要了碗手工捞面条。这是早起上班时,淑娟给他的,松波说再给二十吧!淑娟眉毛一竖,说;“就这些,爱要不要?”
   松波脸拉了下来,赵淑娟,没你这么霸道的,工资卡你掌握着,我又烟酒不沾。问你要个零钱,求爷爷告奶奶的?还没个好脸色,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是乞丐吗?
   “哼!给谁甩脸子,嫌少?给多了你好去会情人呀!”
   无名火窜到嗓子眼,又提这事?一切按你的意思,结束了,怎么还老是提?举起十元钱,真想摔到苦瓜脸上。
   “有本事你摔一个试试?李松波,今天你要不摔你就是大闺女生的。”淑娟跳将过来,仰起脸武汉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弓着腰向前一步步撞击松波肚子。
   “赵淑娟,你厉害,你厉害,我怕了,我怕了你还不成?”松波连连后退,十元钱装进口袋里,扭转身快步走向门外。不能吵架,得尽快离开,一吵起来就又没完了。每一次吵架淑娟都比他能吵。淑娟小学没上完,也真会想来词,不重样会和松波吵几个小时。嘴笨的松波唯有闭口挨训的份。偶而听不下去,怒对一两句,有让淑娟逮着话茬历声训教好一会。
   “呸,德行,还反了你了,看我不收拾死你。”淑娟嘴角向上翘了翘,以胜利者姿态照着松波背影,啐了一口吐沫。
   一碗捞面条下肚,松波不想走。这鬼天气,也没地方可去。老板娘不时偷眼往他这边张望着,那眼神明显是赶他走的意思。这时电话铃声响起,掏出手机,是淑娟打来的,松波断然摁下了挂机键。松波站起身,铃声又响起,还是淑娟,立马摁下挂机键。半分钟后,铃声再次响起,屏幕只显示一个电话号码,这个电话号码他太熟悉了,松波一下子激动起来,心脏不免“怦怦”乱跳。她怎么会知道我新换的电话号码,她的微信号和电话号码,我可是当着淑娟面一并删除了。是接听还是挂断呢!接吧,就违背了她对淑娟的承诺:永远不和此女联系。虽说当时是违心的承诺,既然承诺了就得遵守诺言,过后淑娟知道了,岂不又要闹个天翻地覆。不接,心里难免有诸多不舍。铃声停了 ,松波看着手机屏,跌坐到椅子上。
  
   三
   松波清楚地记得,中秋节,难得休假一天,躺在屋里懒床,想好好休息一下。淑娟一大早买菜回来,把大门“砰砰”拍得山响:“松波,松波,快开门。”
   “哎,哎,听见了,等一下。”松波激灵一下翻身做起,边答应边穿衣服,待他穿好秋衣秋裤来到院里,听见大门“吱呀”一声开了,少许,淑娟推着电车进到院里,脸色十分难看。
   “你有钥匙呀!”松波伸了伸懒腰,张嘴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折返回屋里,又躺床上了。
   淑娟紧跟进屋里,对着松波数落开了:“睡,睡,睡,你是猪呀!一天到晚就知道睡。我哪天睡过囫囵觉呀!天不亮起床,做好早饭,先送你李家小祖宗去上学,等你吃完饭上班去了,又伺候你瘫子老娘穿衣起床,梳头洗脸。我这八十多斤小体格,每天还得把你瘫子老娘抱到轮椅上,你老娘在外人面前说我一个好吗?说我是一个恶媳妇,成天吼她,说话不好听,不孝顺她,我怨不怨呀!顿顿饭菜给她做好,还得喂她,少喂她一口,她就对外人说,我没让她吃饱饭。我容易吗?好不容易等到过节你休假,实指望你分担一些家务,可你呢!日上三竿了,晒着屁股还不起床。家务活就指定我一人干呀!全卖给我了?我上一辈子干了啥缺德事?欠你们娘俩?老天爷要惩罚我,这辈子嫁到你们老李家,当牛做马伺候你娘俩还债?你上个班就了不起了,供在香案上,还要三拜九叩?每月你拿回来几个遭钱?有人家孩子爹多吗?不是我有个任副经理的弟弟,凭你李松波的臭德性,打一百鞭子不放一个响屁,你能进这么大的公司上班?你看人家隔壁老徐,同在一个公司上班,职位比你高,工资拿得比你多,下班回家,洗衣做饭带孩子,什么家务活都干。他媳妇在家做做面膜,逛逛超市,一年四季有穿不完名牌衣服。嫁给你这样的窝囊废,我算是倒八辈子霉了。”
   松波不想听,拉上被子蒙上头。
   淑娟火了,“忽”地抓起被子扔到地下。松波懵了,默默穿上衣服,看也不看淑娟一眼,径直来到院里,手背擦了擦眼的角泪水,头也不回,快步向大门口迈去。
   “李松波,你回来,你给我回来,你要到哪里去?”淑娟追出来,拉住松波胳膊不让出去,松波甩开淑娟,愤愤出了大门。
   “你滚,你滚,有种你滚到外边一辈子别回来,死在外边好了,你前头死,我后头就改嫁。”淑娟“呜呜”哭了,瘫跪地下。
   鱼塘边,草棚里,松波饶有兴趣地玩弄着手机,一会脸带微笑,一会频频点头,完全不像一个负气离家出走的男人。原来,他刚刚通过微信新交了一个异性网友,他们聊得很嗨,语音结合文字。女网友说她是邻省的,三十四岁。听她说话好温柔,好客气,好有礼貌,总是商量的口音,有分寸,善解人意。探讨问题时,二人见解都有共同点。
   淑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草棚里,看到松波安然待坐着,长舒了一口气,撩起衣袖擦试下额上汗水,紧绷着的脸陡然舒展开来,不说话,注视着松波。松波沉浸在聊天的乐趣中,忽感棚内有些异样,抬头看见淑娟,不自禁张大了嘴巴,手一哆嗦,手机掉到地上。淑娟弯腰捡起手机,递到松波手里。松波接过手机,用惶恐的眼神瞅了淑娟一眼,慌乱点击手机屏,退回到桌面,装进口袋里,离开草棚,抬腿往来路走去。淑娟也出了草棚,保持一段距离合肥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跟在松波后面。
   至此,松波和这个异性网友无话不谈,常常聊到深夜,都视对方为红蓝颜知己。一天下午,松波正在上班,女网友给他打来电话说,她和老公商定好,国庆节休假要来河南旅游,如果方便的话,松波哥你可以带上嫂子给我们当向导,把河南好看的景点游个遍。听到女网友的热情邀请,松波爽快地答应了。回到家里,松波对淑娟说了,淑娟摇摇头,说:“要去你去,我哪有那福气,我去了,你那瘫子老娘谁来看护?从早忙到晚,累得骨头散架似的,谁还有心思去游山玩水呀!不像有些人,闲得天天和女网友聊天,聊着聊着说不定就聊成小三了?”
   到了十月一,松波早早去了火车站,一眼就认出了迎面走来的女网友,他们曾用微信多次视频聊天过。女网友很抱歉说,她老公公司临时有事来不了。松波虽觉场面有些尴尬,难为情。作为东道主,松波也不好回绝,硬着头皮陪着女网友玩了几天。
   这事不知怎么传到淑娟耳朵里,淑娟气呼呼找到松波上班的地方,手指戳到松波鼻子上,要松波给她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松波一再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下班回家再给她解释。淑娟不听,就是不走。松波无奈解释说她和女网友是清白的,没有做出任何越礼的事,晚上二人住宾馆都是单间。淑娟说,你放屁,孤男寡女一块待了几天几夜,吃住在一起,鬼才相信你们没干出男女苟且之事?夫妻二人高一句低一句,激烈争吵起来,引来公司好多职员围观,松波脸臊得恨不得当场钻进地缝里。淑娟还不罢休,逼迫松波把女网友一切联系方式拉黑删除。
   松波走出饭馆,冰冷刺骨,身体不免哆嗦起来,两手深插衣袖里,裹紧大衣,顺着一条雪路,漫无目标走去。
   四
   入夜,松波家,大门亮着武汉治癫痫的方法灯。淑娟站在大门口,用手电筒一遍遍照着回家来的路,她睁大眼睛,仔细搜寻着。这时候,下着雪,又冷,路上几乎没有行人。村里一片沉寂,邻居一家人聚集在客厅,围着碳火炉在看《新闻联播》,声音放得很大,似把把木锤敲击着淑娟耳膜。要不是家里有下肢瘫痪的婆婆,需要悉心照顾,离不开她,上午她就冒着飞舞的雪花去找松波了。找着他,当面质问松波,为什么不经过她的允许,独自做主辞了职。
   不是弟弟上午打来电话说,淑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松波在她面前唯唯诺诺的性格,这在以前可是从没有发生过事。这已经是她第四次来到大门口了,松波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淑娟有点着急了,甚至有点隐隐担心和不安,大雪天,天寒地冻,黑灯瞎火,松波会往哪里去?瞬间,淑娟脑际涌现出她不愿看到的画面,松波会不会去了邻省,找他的女网友去了?松波可是当着她的面,把女网友电话号码和微信号通通删除了,信誓旦旦保证再也不和此女来往了。虽说松波一再解释说只是他一个异性红颜知己,他们只见过一面,还是征得淑娟同意后,谁知道他俩瞒着她现在不会联系?思索片刻,淑娟摇摇头又否定自己的想法,松波不会离开她和儿子,他对这个家还是依恋的。淑娟说不出为什么,是直觉给了她这样自信。
   会不会到亲戚朋友家去了?不会,以淑娟对松波的了解,松波性格内向,不善言语,平日闷在家里,有什么委屈宁可烂到肚里,也不会向亲戚朋友诉说。还有洁癖,结婚八年来,松波从没有在外住过一夜,说是住在别处受不了人家气味。
   “淑娟,淑娟……”屋里躺着的婆婆在大声喊她。
   “听见了,听见了,喊,喊,喊,叫魂呀!又怎么啦!烦着呢!您就不会让人省一会心?”淑娟听到婆婆喊叫,立马回到屋里,闻到难闻屎臭味:“哎哟哟!才没给你擦多一会,又拉了。”
   淑娟掂起电暖气往床边靠了靠,掀开被子一角,露出婆婆下半身,两手分开,插到背下,稍一用力,使婆婆侧身趟着,麻利地将屎布折叠起来,扔到床前垃圾桶里。左手微微抬起婆婆一条腿,右手拿着卫生纸,欠下身,借着灯光细细擦试婆婆屁股。擦拭完,又往婆婆屁股底下垫了块新洗干净尿布,重新为婆婆盖好被子,掖好被角,爬在婆婆耳边轻轻嘱咐道:“妈,今天你平趟好长时间了,现在让你侧身躺一会,好不好?”婆婆微闭着眼睛,答应了一声:“好。”

共 685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