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柳岸•春】火(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12:45

第一缕火焰从人类手中诞生时,他或许并没有意识到这其中惊心动魄的美丽。虽然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从山火、雷火中保存火种,吃上了熟食,驱散了黑暗与寒冷,但自此,人类开始掌握了这种大自然最高级的力量,它不必再以火堆的形式残喘接力,它变成了人类手中最犀利的武器,存在于人们的思维里,通过手口相传。便是如今我们引以为傲的蒸汽时代,电气时代,哪项不是以火为动力呢?

火好像融进了人们的生活,燃烧在眼睛里,流淌进血液里,人们围着它欢呼,围着它祈祷,随着它生活。但人们有时候会突然发现,我们好像从未真正彻底掌控住它,多少次火灾事故给人们当头一棒。大火无情,人们怕它,恨它,却依然爱它。

如今,它好像正在逐渐退出人们的日常,电灯、电磁炉、暖气,人们不再依赖火来照亮,来取暖,来煮食,它只能在远离生活的电厂里默默燃烧着。只有偶尔停电的时候,人们手忙脚乱寻找蜡烛,才恍然发出感慨:哦,火!

一、火,燃烧在奶奶的灶台里

我小时候,虽然已经有了灌装煤气,但奶奶确是更加钟爱陪伴她半生的灶台。那时候没有雾霾,气象状况也好,乡村里家家户户都会垒上一口灶台,通上烟囱,有的还会连通土炕。有的老房子里那口灶台都已经流传几十年,一个家族几代人都从同一口灶台里吃过饭。每当该吃饭的时候,家家户户的烟囱里就会冒起炊烟,整个村子便都弥漫着烟火和饭菜的香味。

那时我还没上学,爸爸在村里小学教书,妈妈在镇上邮局上班,白天向来是没有空的,我便由奶奶照看着。或许每个孩童都会对火有着天然的好奇心,奶奶每当烧火做饭,我就会凑上去,奶奶先用火柴点燃一把秸秆,夏天是麦秸,秋冬天就是玉米秸。把这烧着的引子放进灶腔里,奶奶就会慢慢往里填柴火,柴火有时候是棉花柴,有时候是玉米芯子,还有枯树枝,干叶子之类经烧的料子。灶火刚烧起来的时候烟大,火星会往外冒,奶奶怕烧着我,不让我往跟前凑,就说:“小孩子不能离灶台太近啊,要不然灶王爷就会生气啦!”奶奶每年都会在烧火口那面墙上贴上一张崭新的灶王像,是北方常见的年画,色彩艳丽,奶奶会指着上面的画教我认:“最大的是灶王爷,旁边是童子,还有仙桃。”经过一年的烟火熏染,这张像就会浸满了油脂、烟灰,饱尝了这人间味,奶奶每年送灶神,都会把旧画在灶太里烧掉,随着烟囱里的烟飘上了天。

我爱看奶奶烧火,奶奶填柴火的模样,竟有一种庄重又原始的美感,就像小人书插画里那圣母娘娘。奶奶一丝不苟,节奏平缓,有时用烧火棍挑一下灶腔里的柴火,有时候往里吹口气,火就会立刻旺起来。奶奶一日三次,几十年都在这灶台旁劳作,对这里就像她的老朋友般熟悉。有时候我会自告奋勇抢过这烧火的活计,奶奶就让到旁边,笑眯了眼看我。但我是真的不会烧火啊,一股脑往里填柴火,火却越烧越小,最后只冒黑烟,熏黑了我的脸,熏得眼睛红红的直冒眼泪。奶奶就会笑弯了腰,“火啊,不是这么烧的。”说着就把里面那压实的柴火抽出一部分,用棍子一挑,蒲扇一扇,原本只剩火星的柴火就会立刻燃烧起来。奶奶说:“这火要虚,人要实!”

奶奶没上过学堂,这是他一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到现在还经常说:“那时候的女娃子是不让上学的,弄得一辈子都是个睁眼瞎,只能围着灶台打转!”但奶奶总会用最朴素的语言教我。小时候我听过最动人的童话,就是奶奶在这灶台边烧火的时候说给我的,从女娲造人到后羿射日,从灶王爷到花神。有时候我做个梦说给奶奶听,她都会为我编成一个动人的故事。没文化的奶奶竟为我的童年造出了一方离奇的梦幻世界,便是如今我常写些拙劣的文字,都会沾染些许那时灶台边儿的烟火味道。

那时候我爸妈工作忙时常没空做饭,二叔刚结婚还没分家,三叔还没订婚,于是一家三代八口人就常聚在一起吃饭。奶奶那口黝黑的大锅呦,竟能烧出这许多人都满意的饭菜。夏收后,奶奶会用新面蒸上一大锅馒头,比现在街上卖的白皮馒头可好吃多了,饱满有嚼劲,咬一下满口的麦香,就着奶奶自己下的酱,就能美美吃上一顿。现在回想起来,这天底下最好吃的,还是奶奶用大锅蒸的老馒头啊!秋收过后,奶奶会挨颗挑出当年结得最好的玉米粒,又大又晶莹,拿到加工厂去磨成棒碴,在那大锅里用小火细细闷上一阵,就成了一锅又香又粘的棒碴粥,光闻着这香味儿肚子就叫开了,大家一人一碗,吸吸溜溜喝得馒头大汗,当真畅快。以后我妈也经常用高压锅熬这棒碴粥,但总喝不出那时候醉人的烟味儿。每当过年,爷爷会剁上一大扇排骨,奶奶会用粗木大柴,大火炖它一下午,那个香啊,能罩住半个村子,我们每人都能分上一大块肉骨肉,咬完了肉就砸开吸骨髓,每每回想,当真是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奶奶的灶台里,藏着我多少童年的宝藏啊!燎的蒜,焖的豆子、花生,最香的还是土豆、山芋。烤着火,吃着美食,听着故事,我就慢慢长大了。

二、火,绽放在青春的海边

我的四年大学时光是在青岛度过的,回想起来也算宿命的安排,我填报志愿的时候对学校实在是没什么了解,只是觉得总要去看看海啊。是的,因为身处鲁西平原,父母平时实在忙于工作,我十八岁之前竟然是没有见过海的。小学时候在课本上学过一篇课文,讲的是小女孩在海边捡贝壳的故事,我就想着有一天能赤着脚走在沙滩上,捡上几个贝壳,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当我在青岛待久了,发现最开心的却不是去捡贝壳。只在刚到的时候和舍友去玩了几次,像个乡巴佬似的捡了一兜子贝壳想着放假能拿回家,慢慢的也就不放在眼里了,你看常年生活在海边的人家,谁还拿这贝壳跟个宝贝似的,

最好玩的还是海边烧烤呀!

我们班长是烟台人,生长在海边,对这海边的乐趣是知根知底。记得是刚军训完,大家辛苦半个月,他就招呼着第一次班级聚会。那时候夏天刚过,那闷热黏腻的感觉刚刚消退,天正还没转凉,正是野外活动的好时候。我们学校旁边是一个很大的菜市场,他轻车熟路地带上几个男同学去店里租了烧烤架,买了木炭,又嘱咐店家给提前把肉切块腌好,赶早在早市里买上些贝类、鱿鱼,女同学则去超市买些水果、饮料之类。当天大家拿着工具、食材,浩浩荡荡地奔赴海边。

那时第一海水浴场是留有专门的烧烤场地,大家支好帐篷,有的女生带着瑜伽垫,铺在沙滩上,削上些水果,用签子穿肉,男生则忙着用木炭烧火。直接烧木炭是不行的,一般会用报纸之类做个引子,但有时候海边风大,容易被吹走,实在危险。不知道是哪位天才,在我们做化学实验的实验室里偷着带出来些实验用的乙醇,也就是酒精,这可比市面上卖的工业酒精可纯多了。在木炭上淋上些许,一点就着,待大火把酒精燃尽,木炭也就烧好了。

加上烧烤架,放上肉,细细烤着。一般男生性子急,喜欢用大火,油滴在炭火上烧一阵儿,弄得肉上黑乎乎的,还是女生用小火慢慢烤的好,烤好的肉肥油尽去,外焦里嫩,呈现焦红色,撒上孜然和辣椒面,吃着香甜,再烤上几个饼,弄些生菜、酱料,就算美味。

若是能赶上退潮,海鲜是不缺的,运气好的能在海滩上捡到海星、小鱿鱼,班长更是会叫我们拿小铲子在沙子里挖蛤蜊,那海边的大石头上也是密密麻麻长满了贝类,凿开就能取肉,在海边生活的人都会的。只是可惜我是不爱吃海鲜的,因为向来对气味比较敏感,怕腥,一般羊肉鱼肉我是吃不下的,就只能遗憾错过了这大海给与的新鲜美味。吃饱了烧烤,大家会自由活动,有的自带了泳衣,在帐篷里换了下海游泳,像我这种旱鸭子就只能脱了鞋,挽起裤腿儿在边上浪花里淌过也算尽了兴。

海边烧烤一直是我们的保留节目,宿舍、班级还有社团活动都喜欢组织。夏天的时候,大家索性带了帐篷在海边露宿。晚上围着火堆,大家做着游戏,唱着歌,待尽了兴就三三两两围着聊天,说着青春的心事,有时候大胆的男孩子会精心准备,跟心仪的女孩子表白,放起烟花,在星空下熠熠生辉。

只等第二天早起看日出,那曾经只在书本里、电视上看到的景象,便呈现在了面前,火红的,纯粹的,仿佛永远绽放在我们那单纯美好的青春岁月里。

三、野火啊,请熄灭吧

一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不知鼓舞了多少在那迷途岁月苦苦坚持,生生不息的一代代人,而如今确是我们环保工作者有苦难言的写照。我分析不出是何种心态,很多人见到那荒草连天的场景,总是忍不住去放上一把火,看着那“星星之火”渐渐蔓延成燎原之势,心里是感到无比畅快?

近年来,环保压力不断变大,因为气象条件持续不利于污染物扩散,加上工厂排放和各大工地施工扬尘,雾霾天气竟成了悬在头顶的利剑,曾何时那碧蓝的天空竟成了内心深处最深沉的渴望。

特别是近两年,我国的环保事业发展不可谓不迅速,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指引下,对大气治理的制度和方式不断完善。只看我所在的区县,基本空气实时监测微站已经全覆盖,哪里空气指数不达标,工作人员立刻就会出动调查。且看看那数据吧,多少家企业被勒令停产整顿,多少的工作人员被牵连问责。从中央到省市,一轮轮的环保督察下来,从当初的手足无措,到现在的条理分明,环保工作者不知付出了多少辛劳。去年,我身在的济南雾霾天气已经比往年降低了一倍多,大家满心欢喜地在朋友圈晒出了“泉城蓝”。

在如履薄冰的实践过程中,环保工作者总结出了宝贵的经验:环保工作不是少数人的责任!环保局才多少人呀,哪怕连轴转,都不可能做到工作的百分之一!上到区县领导下至乡镇工作人员,都要承担环保责任,今年我们局牵头成立了“环委会”,将环保责任进一步细化,特别是大气,乡镇领导直接面对其下辖企业,本身就已经承担了不可推卸的责任。每当面临重污染天气过程,各大企业都要按照“一企一策”的规定严格限产,监管不力的当地领导都要被问责。

在如此环保高压之下,企业治理颇见成效,始料未及的是在这秋冬禁烧的环节却屡禁不止,基本每天我们的工作群里都会通报哪里的路边出现烧荒的行为。我听说,去年在一个中央级别的环保督查中,因为发现一起烧荒行为,当地镇领导直接问责,五年之内不得提拔!这对于一个有着政治理想的人该是多么大的打击,原因就因为那一股烟。

前段时间,新闻里报道一位环保人员在检查渣土车的过程中,被丧心病狂的司机驱车碾压,当场牺牲。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环保执法过程中的出现伤亡的事件,可以预料这不会是最后一次。

那一块块被烧得黢黑的地面,像一个个难看的伤疤扎在那土地上。现在很多乡镇都建起了绿化带,我听一位前辈痛心地说过,那些绿化植被,一平米就要几十元,都是集体资产,秋冬路边一场野火就可能引燃一大片。

现在每个乡镇街口都会张贴着“不燃一缕火,不冒一股烟”的标语,但作用实在有限,不知有多少人一边骂着政府环保不力,一边又享受着烧荒的病态快感。每每监测到一起烧荒行为,当我们的人员赶到是早已是“事了拂衣去”,只余一片冒着烟的黑地。有一次,当我们赶到时,野火尚未完全熄灭,已经蔓延百米有余,我们一位已有白发的老领导竟然不顾危险,冲上去要用脚去灭了这场火。我至今都忘不了他那悲怆的话:“我真想用这把老骨头去填灭了这火!”

保护我们的绿水青山是每个人的责任,野草枯荣,且让他遵循这世间的循环之道。

野火啊,请你熄灭吧!

2019年3月8日首发江山

太原好癫痫医院武汉能治好儿童癫痫的医院在哪婴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