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八一•年】浮生掠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3:03:21

母亲又在给外婆打电话,她洪亮的声音由客厅荡到门大开的书房,开的免提,外婆的声音也隐隐传来。母女俩似乎谈得并不愉快。

等我从书房出来,母亲已经挂了电话。一见我,母亲就叨叨开了,有忿然,有担忧,也有不知所措的无力。

原来,刚才在电话里,外婆在跟母亲抱怨马上就她和外公两个老人住在山里老家,身边没有人照顾,“有个头痛脑热的都没有人管,阎王咋还不把我接去?”——这是母亲转述的外婆的原话。母亲继而忧心忡忡地跟我说:“他们又不会打电话,只知道接电话,真要是有个什么事,哪个晓得?”

母亲的担忧不无道理。外公今年九十岁,外婆也是八十七岁。两个耄耋老人独居在闭塞的小山村,外公这几年听力和视力都变得不好,外婆时不时又喊心里疼,真要有个三长两短,不会打电话呼人帮忙,确实是个让人头痛的问题,难怪母亲牵肠挂肚,从知道小舅舅在县城买房子开始便坐卧不宁。

看母亲的样子又有些不忍,便安慰她说大舅舅离得不远,他要是有心,平时多给老人打打电话多到老人屋里瞧瞧就是。妹妹更是给母亲出主意,“你隔得远也没有办法,大不了就每天多给外婆他们打几次电话,发现不对劲就呼大舅舅他们,或是在你们家族群里说。”母亲多少安心了一些。

外婆的手机是多年前父亲给买的,细心的父亲还给上了他们教育系统的短号,并一直负责充话费。不识字,又老了,即便父亲和小舅舅他们教了多次,甚至把常用电话都与代号关联了,外婆依然不会打电话的操作,只会接电话。那个非智能的只具备通话功能的手机,成了外婆与母亲联系的纽带,也成了他们的精神寄托。据我所知,母亲每天都会在上午闲时给外婆打电话聊天,雷打不动。母亲跟我住之后,我更是发现不仅母亲如此,父亲也几乎每天都要给自己的丈母娘打电话问候,尤其是天气预报要变天的时候,父亲都会提醒外婆他们注意加减衣服注意身体。年前年后的这些日子,母亲给外婆的电话更勤了,逮着机会就拨了过去,拨过去一聊都可以聊上老半天。

关山重重。近古稀之年的父亲母亲,日常能做的,似乎也只有这些。

外婆有八个成年子女,母亲是她唯一的女儿,且是长女,七个舅舅中有三个入赘女家,大舅舅、二舅舅、五舅舅都在不同的屋场,只有小舅舅虽然分家独过,却跟外婆他们同在老屋场共屋檐。这么多年来,外婆外公得小舅舅、舅妈的照顾也最多。

年前的一天,父亲向我打听买二手房的行情和相关事宜,说是小舅舅他们在县城看上了一套二手房,无论是地段还是房子本身都不错,打算出手买下来。这是好事情。其实很早之前小舅舅就打算走出大山,到外面安家,可为了外公外婆,生是把计划烂在了肚子里。而今小舅舅已近知天命的年纪,摆在他面前的机会已经不多,而他的独生女又在县城读书马上参加高考,他做出这个抉择,至少我是打心底里赞成的。当初分家时,说好的两个老人留在家里的四弟兄共同承担赡养责任,凭什么要一个人牺牲太多呢?如若是独生子女,那又另当别论。况且,听母亲说,二舅舅的儿子在深圳打工混得还不错,二舅妈一直在那边帮忙带小孩,去年下半年干脆给二舅舅也找了份事做,二舅舅锁了门过去了,过年一家人都没回来。而新晋爷爷、奶奶不久的五舅舅、五舅妈,说是年后依然选择去沿海打工。当初没有入赘留在外公外婆身边的四个舅舅,年长的有两个都跑出去了,试问他们选择之前有没有考虑过家里老迈的父母?或许潜意识里,已经把跟父母同屋场共屋檐的小舅舅照顾父母当作了理所当然。这只是我的揣测,姑且当作冒昧又冷血的吧。

只是,想到走路颤微微的外公、外婆,想到两个老人守着空房枯坐无言的背影,心里免不了下起一场冷雨、冻雪,一如这倒春寒的天气,湿冷得让人无望。

热闹是有的。何况是在春节这样一个中华民族的最大节日里。

大年三十那天,天公作美,熏人的暖阳高照,室外温度都有十七八度,这在华中的冬季是少有的。十几人的团年宴在觥筹交错中落幕,明媚的阳光,确似热情似火的美女抛出的媚眼,让那份喜悦意犹未尽,我们相约着到小区后头的江边公园走走,晒晒太阳,观观江景。

如金的阳光一扫连日的阴霾,心跟着开阔、舒畅。仰望,天空现出冬季少有的澄蓝,几只青鸟闲适地划过翅膀,更有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艳艳的蝴蝶飘忽着,招摇着,又摇摇欲坠着;视线随之往下,壮阔的长江宛若一匹巨大的黛青的缎带,微微起伏的波纹闪着粼粼的光,火红的小航标船欢欣地上下荡漾,断线的蝴蝶不甘地跌入水中,又挣扎着离开水面,抖了几抖,终是与青冷的江水贴面而舞;这边的江畔,没了往日壮观的垂钓队伍,倒是停着几辆车,穿得花花绿绿的人孩童一样戏着水;而远远的对岸,摩天高楼鳞次栉比,白游轮庞然大物似的静卧在护坡边的江水中,护坡上有人闲逛,有人在放风筝,更有小孩子来回奔跑;目之所及江的来处,崭新的至喜大桥如展翅的雄鹰,红色的桥柱耀眼醒目;而目之所及江的去处,江水拐了弯,缥缈中隐约可见西陵长江大桥白色的身影。

常说美景易产生诗情,大过年的,美景引发的倒是豪情,借酒催生的豪情。表弟同住一个小区,在群里呼他到江边玩,结果他说他们兄弟酒还没喝完。于是闹腾着让他们把酒提江边来。

一拍即合。一会儿工夫,姑姑和双胞胎表弟就到了江边,提着红酒和侄女儿的薯片。就着江畔公园的长凳,酒满上,薯片吃起,喝起,闹起,照片拍起。边喝边发图到群里,边撩拨江对岸的表妹、堂弟,撩得人家哦也是心痒痒的,终是禁不住诱惑,两个人打的奔了过来,还带来了一大盒姑姑现做的麻辣鸭舌,说是下酒菜。提来的酒瞬间见底,表弟回屋再提。又见底,我家先生又回屋干脆搬了六瓶红酒,顺带着提了好些卤菜下酒。

天作幕,地作席,席地而饮,岂不快哉?于我们来说,大过年的,在野外喝酒、闹腾,都实属第一次。在那一刻,所有的人没有芥蒂,没有工作、生活的压力,没有情感的困扰和长辈的催逼,有的就是酒,就是喝,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快活,就是“醉卧酒场君莫笑”的豪气!

下午四点多,太阳将近西沉,阳光即将退居幕后,天地间瞬间有了凉意,便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其时,中午团年宴已经喝了不少白酒的我们,八九个人又干完了十一瓶红酒,可谓“天作之合”,兴之尽也。

跟着我们喝了点红酒的母亲更是兴致昂扬,分享给我们舅舅们发给她的视频。视频有两个,一个是冬里第一场雪,外公外婆和舅舅、舅妈、孙子、孙女等人一起滚雪球、堆雪人,快乐地玩雪;另一个则相当搞笑,是团年饭后,一大家人在一起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九十岁的外公是老鹰,挥着手、踱着步,一点儿也不“凶狠”,完全颠覆了外公在我们心里不苟言笑、黑脸包公的形象。八十七岁的外婆则扮演着母鸡,张开双臂,缓缓地、笨拙地左右摇摆,身后牵着几个舅舅、舅妈,还有孙子、孙媳,最末的五舅舅胸前还挂着他几个月的孙子。在滑稽逼真的“鸡叫”配乐里,祖孙四代人玩得不亦乐乎,不由我们不感叹:山里的他们,真会玩儿!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初六一过,上班的上班,返城的返城,即便还没有离开家门的,也在做着各种盘算。

窗外,悉悉索索地下着雪子,立春多日,雨水将近,却是倒春寒的日子。独坐在书房里,看看书,出出神,静静回味着年节的这些日子。

恍如过眼云烟。

母亲在客厅里,又在看外公外婆“老鹰捉小鸡”和玩雪的视频,响亮的配乐在有些空旷的家里回响,尤显得声音洪大。母亲不识字,又自卑,晚上可供她的消遣并不多,无非是看电视或者跟父亲下棋。就是看电视,也不一定看得懂,多半是看看歌舞节目,或者相亲类的节目,往往看着看着就打瞌睡。母亲最喜好的就是打纸牌。过节的这些天,跟妹妹、妹夫陪两老打过不少次,也算是多少满足了她。妹妹明天就上班了,妹夫也要去外地出差,而我,也得开始做自己的事情,牌桌子肯定一时半会儿是支不起来了。

听着视频熟悉的配乐,心底里五味杂陈。我给父亲母亲买了有多种下法的棋,妹妹教会他们玩微信、发朋友圈、在蚂蚁森林种树、在蚂蚁庄园养鸡,不过都是想他们在晚年能多一点消磨时间的方式。可是,这就够了吗?面对生活之种种,我们又能如何?而母亲面对她父母的窘况,心情是不是也如我一样呢?

又想起晚饭时,妹妹催小儿快点吃饭,好早点回家早点休息,“你明儿要上学了,要起早了。”小儿一听,先还“晴空万里”的脸瞬间变得“阴云密布”,一边树袋熊一样缠挂在妹妹身上,一边嘴里念念有辞:“……大年三十熬一宿……。妈妈,我们还没熬一宿呢,怎么就要上学呢?我不想上学。”看那阵势,马上就要“落雨”了。可曾想,年节里,小儿可是欢得像脱缰的野马,天天在我们耳边背他们学的课文:“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割年肉,二十七宰年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去拜年。”这都还没玩够呢,咋就又到了“羊入圈”的时候呢?

不说孩子想不通,就是我们大人也想不通。

“我不想上班。”

“我也不想。”

“我也是。”

年后的群里,看到、听到最多的,都是这。

经济继续萧条。几个舅舅都在为年后上哪儿打工发愁,托先生帮忙留意着合适的岗位。

宇表弟在求推荐拍婚纱照的地方,终于要抱得娇妻归了;茵表妹新房快装修完毕,离走进婚姻的殿堂也不远了吧?“三座大山顷刻间崩了两座”,楠表妹有被逼婚吗?俊表弟媳妇前天生二胎啦,是件贴心的“小棉袄”,算是如愿以偿凑成了“好”吧。

来了,走了;分了,和了;结了,离了;坏了,好了;新生了,垂老了;热闹了,冷清了……

恍如一场场戏。

忽然有些感伤。四十不惑。人到中年,展望也好,回看也罢,人生都已不可控地过了半。上有老,下有小,夹在中间做什么都变得缩手缩脚,豪情失却,经不起一点点冲动和莽撞,时时、事事,都得三思而后行。

也许并不合时宜,毕竟元宵未过,喜庆的年节还不算真正结束,可是脑海里偏偏浮出多年前读到的一句话:“生命宛若浮尘,不管是激情、生死、报复,还是欲望、情伤、轮回,到终了还是尘归尘,土归土。”

尘归尘,土归土,说的是,说的好!

或许,于中年人来说,年节正是感知生命、感恩生活、看清人心、看淡人生的最好时机。

癫痫导致的抽搐怎么办昆明儿童癫痫病怎么治疗青岛哪有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