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流年·路】挥别的路口(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26:39

我走在一条洁净的乡路上,乡路弯弯转转,路上除了我,苍白到没有人烟。

我不知道我要去哪儿,随心地顺着路的走向,不急不缓地迈动脚步。路的前方,一片开阔的山丘横亘在眼前,山丘上草儿刚刚泛绿,草地上一棵一棵的樱花树如雪般开放,惊艳了我闲闲的心履。我停下脚步,打开手机,对着一树一树的樱花,捕捉这一方如仙美景。

清晰的镜头里,一朵一朵的雪花,轻盈地飘舞着,落在嫩绿的草儿上,落在盛开的樱花树上。镜头里是一条铺满皑皑白雪的路,一直通到了一个村子的出口,村子的出口站着一个模糊的人影,身着熟悉的军绿色。我挥起手,向着那个模糊的身影说再见,情景犹如二十多年前,那个飘着雪花的早春。那个身影笑的很苍白,我挥动的手,挥得很无力。

然后,我醒了。梦里的樱花随着梦的离去而淡远,那条铺满皑皑白雪的路,我挥动过手的那个路口,却滞留在我的脑海。二十多年来,这条路、这个路口及飞舞的雪花,看似已远离,实则一直在我脑海里,很固执地占据着一小块地方。

二十多年前那个青涩惶惑的女孩,在无数次的梦里,回到过那个曾氤氲过初恋气息的路口。那个女孩就是我。如今,我坐在乳白色的灯光下,铺了雪白的信纸,回味那些千回百转的心思。这种淡墨氤氲的信纸,二十多年前,我曾用它偷偷地写过我平生第一封情书。

那时,我刚满18岁。高中毕业,通过考试被物资局招为集体工,分在了离家不远的这个待业点。报到那天,父亲带着我,将我郑重地交到了这个待业点的负责人手里。负责人看我瘦小,又破格将我分在了电器组。电器组货物品种不多,人员也不多。组里除了管理销售的一个负责人,我是唯一的售货员。另外还配备了一位修理电器的师傅,他叫瑜。瑜不属于物资局的职工,他的电器修理器具都放在柜台外。瑜言语不多,闲下来的时候,他会静静地看书。我也一样,没有顾客的时候,做在柜台里的椅子上看书。偶尔抬头看一眼瑜,他一只手里夹一支香烟,一只手翻看桌上的书,悠然自得中无视我的存在。

瑜在电器组只呆了三个月。走时,他整理他的电器修理器具,我在边上帮他收拾他的零星工具。他从桌子的抽屉里取出好几本书放在我手里,揉揉我的头发说:“丑丫头,帮我保存好这些书,有空时我来看。”说完这几句简短的话后,他利索地拉着他的东西走了。我看着手里的书,莫名地有了一种失落感。

再一次见他,是在他走了的一月后。他提着一个塑料袋,袋里游动着两尾小金鱼。他把袋子交给我说:“丑丫头,帮我养着,别让它们歇气了,过几天我来看它们。”如前一次一样,没等我回答,他就出去了。我看着那两尾游动的小金鱼,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出电器组,我竟依恋起了他霸气的口吻。

我把两尾小金鱼养在了玻璃瓶里,放在我宿舍的床头柜上,每天早上换一次水,照顾的很周到。瑜过三二天就会来一次,来时我已经下班。他走进我的宿舍,不看我,只看他的小金鱼。有时他会带来一本书,随意地丢给我说:“丑丫头,多看书,养好我的鱼,过几天我还会来看它们。”曾几何时,我在他的口里,成了“丑丫头”的代名词。

那两尾小金鱼,在我的宿舍里游玩了半年后,一个暮冬的下午,我下班回到宿舍,发现一尾小金鱼漂在了水面上,不再游动。我伤心了好久,晚饭都没有吃。第二天,瑜又来看他的小金鱼。发现少了一尾时,我以为他会揉着我的头发朝我发火。我定定地看着他。他微微地叹,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对我说:“走了就走了吧!留不住的,终究要走!”

一个月后,我调离那个待业点。走的那天,早春的雪飞飞扬扬,落满了整个路面。待业点与瑜所在的村子不远。我走出待业点的门,站在铺满白雪的路口望。瑜一身的军绿色,在村口的飞雪中,站成了雕塑。我向他挥手,他从村头向我走来。我举着剩下的那尾小金鱼给他。他从我手中接过装有小金鱼的玻璃瓶子,轻松地对我说:“我替你养着,哪天想了,你就来看它!”然后递给我一本日记,第一次笑笑地对我说:“现在别打开,等回到新单位,闲下来的时候打开看。还有,受到委屈时,写信给我,别硬撑……”

我终究没给他写信。他的日记是从他入住电器组那天开始记起的。日记里全是我成长的点点滴滴,满满都是爱怜。他说,我是初生的婴儿,没被尘世的风烟侵扰过,是他爱着却不想伤害的那抹纯净……

读完这本日记,我放下原有的矜持,在心里下起了滂沱大雨。原来,他有颗细腻柔软的心,藏在他漫不经心的外表下,我被他的漫不经心欺骗,始终不敢靠近他半步。那本日记,我至今收藏着,翻开,每一页都有液体侵过的痕迹,还有淡淡的烟草熏染过的味道,细细地闻,很温暖。

在我离开的半年后,收到了他写给我的唯一一封信。信是寄给我小时候的玩伴海子后,又转寄给我的。信上说:他站在秦时的长城上,看湛蓝的天空中朵朵白云飘过,他的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是没经过尘世云烟侵扰过的我的影子……他问,你现在长大了吗?

我避开他的话题,回他信说,你在飞雪中站成雕塑的样子很美,那一抹军绿色,我在每一个清晨的梦回里,都很怀念……

一年后,他从爬过长城的那个城市回来。他来找我,我已从原来的农村试点单位调入了公司。他看着我长成熟的脸,笑了:“你真的长大了,你看,我带一身的土味,与城市的形象格格不入,你我,终究是两条平行线上行走的人,不会有交集的点……”

又一个飞雪漫天的早春,他说他要远行。我来到梦中的那个路口,送他去远乡。临上车时,他留给我一个苍白的笑,很无奈。我心空的难受,挥别的手停在风雪中,想要握住点什么,可是,除了飞雪和冷冷的北风,我什么都没握住。

贵阳看癫痫哪里专业哈尔滨知名的癫痫专科医院河北专看癫痫医院合肥癫痫治疗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