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江南】寂静荒野(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52:36

两年的时间,我可以做很多的梦,可没有一个梦,曾带我回到过寂静的故乡。

故乡,承载着我太多的悲欢,我甚至不愿忘记记忆里的一草一木。虽然故乡已在岁月的雕琢下,变得有些陌生,但那些熟悉的小路,依然能把我带到我想去的任何地方。哪怕是一片独守幽静的竹林,一棵白花满枝的李子树,都足以让我咀嚼上一整天?

腊月二十六日,带着一些思念,我的脚步悄悄的踏上了故乡的土地上。故乡的过年气氛越来越浓,家家户户都在购买年货。就算家庭条件不宽裕的人家,也能过上个像样的年。

记得小时候,每逢过年,心里便期待着一套新衣服和一双新鞋子。每次闹着要买衣服时,母亲总是以小孩子身体长得快为理由搪塞过去,好在外公外婆必定会让我如愿以偿。

外婆家那些年一直养着头水牛,每年外公为乡里耕田都能获得一份收入,因此,外婆家比我家要稍显宽裕。

过年买新衣服新鞋子这种渴望,一直到了我上高中时,才失去了我的钟爱。尽管如此,现在的我,每逢过年,依然会为自己买一套新衣服和新鞋子。

二零一三年年底,在泸州开五金店的舅舅将外公外婆接到了泸州,至此,我回老家的理由又少了一个。

外公外婆都已上了年纪,外婆五十多岁时就白了头发,估计是为舅舅操心长出来的,外公身体还算健硕,但古稀之年的他,依然躲不过岁月的惩罚,偶尔也会感冒咳嗽。外婆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高血压,冠心病等多种疾病缠身。

回到家没两天,就随着舅舅一起到了泸州,外公外婆比之以往又苍老了不少。外婆的白发依旧是那么刺眼,外公那曾经发亮的光头变得黯然。我心头一震,默默许下——若苍天不老,请允许我淡然一笑。

我笑时间的匆匆,我笑自己的不懂,我笑二十四个春秋,却不如一个浮梦。

再次回到老家时,我又去了次外婆家的老屋。一路上,满眼是一片片杂草丛生的荒野。有些小路淹没在了杂草中,如果不凭借记忆,我甚至会陷入无路可走的困境。

离外婆家不远处,有一小块狭长的土地,这块土地上我栽种了血皮菜、鱼腥草和白菊花,甚至还有一一棵念初中时栽种的橘子树。还记得那时候它只是棵牙签般粗细的树苗,十年的时间,让它长成了一棵让我抬头仰望的橘子树,再加上外公每年的修剪,它的枝干笔直挺拔。我想,它是棵有生命、有思想的树,它对生命的追求从来不局限于阳光,就算那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它也坚持不懈向上生长着。想到这里,我对它,多出了几分敬意。

转过身,穿过一小段笼罩在竹林里的下坡路,映入眼帘的是一块长满杂草的坝子,眼前的一幕像把利剑一样,击穿了我的回忆。除了感叹杂草对生命固执的坚持外,我的心莫名的染上了一些哀伤。

与外婆家相邻的几户人家,也是人去楼空。站在原地,我忘了东张西望,我忘了翻寻回忆,我忘了重温甜蜜。倍感寂寞的我,面对物是人非,顿时百感交集,泪水打湿了眼眶。

外公外婆仅仅搬走一年,一年的时间,让我所有的记忆都蒙上一层尘埃。尘埃不落,我怎敢让心安定?

定下心来,坝子外三棵樱桃树笑面迎我,它们似乎认识我,一朵朵洁白的小花

列队欢迎我的到来。看着它们歪斜的枝干,我的心里油然生出一些愧意。如果不是因为我当初不小心从樱桃树摔下来,外公也不会挥刀砍向枝叶并茂的它们。如今的它们,只有几根新生的枝桠,远远看去,一如外婆家的凄凉。

一切都在变,可那三棵樱桃树坚守着这片净土。它们同我一同见证过往昔过年时的热闹景象。外公负责往灶里加柴,外婆负责掌厨,外婆做菜的手艺虽然永远只有倒油、炒和煮三个步骤,但菜的可口程度不输给寻常饭馆的师傅。

外公外婆过年时请的客,无非是幺外公一家,偶尔我会像只小蜜蜂一样,端着盛满菜肴的碗,从厨房翻过两个高高的门槛,放在两张拼在一起的八仙桌上。当然偷吃是少不了的,趁四下无人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肉放进嘴里。这时,外婆家喜欢打盹的狗,跟打了鸡血似的,使劲摇晃着尾巴,用身子热情贴着我的脚,一会儿抬起头,两眼近乎乞怜的看着我,一会儿低下头,看我有没有大发慈悲。

临近吃团圆饭时,一家人坐在一起,大人们聊着家常,外公会来上一两杯醇香的高粱酒,外婆则不时催促着大家动筷。

想到这里,我竟然情不自禁的唤起了狗,我的唤声消失在远处。良久,没有撒腿奔着滑稽动作的狗欢迎我回家,没有外公外婆慈祥的笑脸。世界,从来没有如此寂静过。哪怕是一只蚊虫飞舞,也会缓解我的些许忧愁?

打开门,外婆家空空如也,我贴在墙上的海报开始脱色,地上散乱着垃圾,空中的蜘蛛网阻止着我的前进,我知道,那些蜘蛛想告诉我,它们已经查封了这里,可我还有一窗皎洁月光没有回味,怎舍得轻易离去?

屋里漆黑一片,几许正义的阳光,透过门缝照射着屋里,我感谢它们继续将温暖普洒。厨房里,还整齐的堆着满满的木柴。外婆是个爱干净的人,扫地就是每天早上的功课之一,所以,外婆家的地面上常年干净着。可现在,外婆的那把爱干净扫帚不知去了何处?我只看见桌上那只外公戴了多年的帽子,它被外公留在了这里,它就那样静静的待在那儿,如果时间不停止,我想它会和整个荒野一起苍老。

锁上门,我笑道:“我回家了。”

回去的路,比来时的路远了不少。我的脚步沉重,总感觉大地正拖着我的双腿。穿过竹林时,山风乍起,一片片枯黄的竹叶随风而下,有的落我的双肩上,有的落在了我的头发上,我并没有用手拂去竹叶,我知道,它们正打算在我的身体上落地生根。

我前进,我驻足,行走间,我已经承认了杂草对荒野的占领。玉米地,花生地,油菜花,都退出了这个荒凉的故乡战场。战争的最后,没有人胜利,也没有人失败,唯一的改变就是,我将脚印再次镌刻在了这片土地上。

在这寂静中,我不愿时间遮去外公外婆的脸。在这荒野里,我不愿岁月带走那些沉睡的昨天。

隐约间,我似乎听到犬吠声,打破了这荒野最沉默的寂静。

后记:对有些回忆,我从不曾放弃。在每个梦里,我都不曾忘记。

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治癫痫较好羊癫疯一般都是怎么治疗的西宁专治癫痫病中心?福建最专业癫痫医院怎么找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