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风恋】偷得浮生半日闲(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7:39:16

“浮生”典出《庄子》。原话是“其生若浮,其死若休”。老庄学派认为,人生在世空虚无定,所以称为“浮生”。

啊,“浮生”!一个充满诗意的词汇。

没事时我常常面对着孚玉路上的红绿灯,看着那些匆匆忙忙的人流和来来往往的车辆。真的是人听王法草听风啊。亮红灯时标志物乖乖地一动不动,人流和车辆也跟着嘎然而止;亮绿灯时标志物则快速地摆动,人流和车辆也匆匆忙忙各奔东西。我想,那绿灯象征的是年轻人,他们为工作为生活而劳碌奔波;红灯则象征着老年人,他们无所事事,什么都慢半拍。

我们这些退休了而不用上班的日子谓之“浮生”不也很恰如其分吗?

然而,两个月前,我又被聘为“临时工”。

请我“再就业”的是一家国企,全称是“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安徽省宿松县分公司”,单位在孚玉路跟园林路交叉的中心地带。从儿子家出门经过人民路的红绿灯,穿过园林路步行街,再过孚玉路的红绿灯就是我上班的单位。

虽然是临时工,但是商函广告业务部里有我两间房子的办公室,比一般领导干部的办公室还大。里面有一张办公桌,一把办公椅,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个1500瓦的电热水壶,一个热水瓶。还有几个不是我用的办公柜。够了。

每天早晨,我八点钟准时到佳佳乐吃早餐,然后步行上班。上班*一件事是烧开水,打开电脑。一个小时左右,我都会停下来伸伸腰,这是四十年教师生涯留下的生物钟反应,—到了45钟我都不自觉地停止工作,这习惯,改不了。

天气晴好时出来散步。往东走,面朝着太阳,经过水利局、检察院,来到教育局旁边的松滋小学大路旁边再折回来往西走;经过税务局、交通局,来到中医院的富康路,然后往回走。我留心看手机上时间,两边都差不多是6分钟。以我10年来散步的经验看,这一来一往的距离差不多两公里。

下雨天不能出门,生物钟到了我停下来面对着孚玉路上那永不变更的红绿灯,看看来来往往的人流和匆匆忙忙的车辆。亮红灯时标志物一动不动,亮绿灯时标志物又匆匆忙忙地快速摆动。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两千多年前司马迁先生的话是如此的经典,成为人类生活永恒的写照。

对面是“黎明国际大厦”。那里1-3楼是购物场所,4-6楼是餐饮酒楼,7-8楼是住宿宾馆,9楼是会议室。*一层分别是黎明购物广场采购部、黎明购物广场、黎明酒店的进入场所,底下地下室还有停车场、餐饮部。黎老板的生意做到这个程度那真是老百姓形容的“上平水下抹泥”。

有一天散步时突然一辆电瓶车停在我面前,一位黑脸老人问我:“老同志,到破凉往哪里走?”啊!我一样的乡巴佬。在芝麻绿豆大小的宿松县城竟然像刘姥姥到大观园迷失了方向。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似乎不知不觉成了半个城里,虽然没有暂住证。我于是非常详细地告诉他,转了这个弯时直接往右边走。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我的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都是农村人。退休回家后,我在家里一个楼上堆了满满的一楼没有一根刺的好茅柴,院子里一间屋里也都堆满了茅草柴,还有两个墙壁边也都堆满了整整齐齐的柸柴。这些茅柴是我一个一个捆着的小茅柴把,柸柴是我锯断用刀劈好的柸柴。妻说我是讨累受,现在真正的农民都不割柴。我没有完嘴。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我乐意。我有我的打算,趁着身体还好,积一点柴,等年龄大了,再慢慢地消费——家里流传一句老话叫七黄八月一根草十冬腊月有得咬。

我是一个拿工资的农民,甚至比农民还传统还保守。我是农民们所说的劳碌命,一生很少有空闲。

孩童时天还没有大亮就匆匆起床,快步跑到学校。做民办教师时,赤脚在田地里做事,一眨眼功夫又骑自行车到教室里上课,脚上的泥巴是不是完完全全洗干净了,天知道;为了一份大学文凭,为了转换正式教师角色,天天晚上在完成备课、批改作业以后,又在煤油灯下发奋读书。农民、民办教师、学生,这三种角色潜移默化地转换,那份尴尬,让我永远刻骨铭心。好不容易转正了,不久还担任了学校教导主任,然而我并没有清闲下来,依然还是三种角色——农民、两个毕业班政治的骨干教师、没有帮手的教导主任。三伏天,天没有亮起床割谷,吃过早饭到学校建档,下午回家挑谷把,一直忙碌到夜晚。直到现在,梦里有时还依稀复制着年轻时日夜忙碌着的情景。

腰酸背痛的时候,曾经想象着,哪一天,不用从事无休无止的繁重体力劳动,那就是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

然而,真的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接到退休文件时,我只是平静地笑了笑,毫无喜怒哀乐的表情。

事实上,这之前我早就不用上班,却可以照拿工资。万岁!伟大的共产主义!我常常一个人在心底里欢呼。只是学校比石屋人多热闹,学校有电脑,要同事,所以才磨磨蹭蹭地在学校生活了几年。

我每天优哉游哉,无拘无束。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四件事,散步,洗衣,上网,看电视,如此而已。

早晨起来梳洗完毕,我外出散步。空气是那么新鲜,阳光是那么灿烂。我在宽阔的水泥路上,看家乡青的山,绿的水,听小鸟们清脆悦耳地竟相唱歌;看路旁边油菜年复一年地开花金黄一片,蜜蜂嘤嘤嗡嗡地忙上忙下,看老人们送孩子上学电瓶车里黄梅戏宛转悠扬;让我牵肠挂肚的是轭头湾的美丽风光。龙湖岸边的空气是如此的新鲜,地势是如此的开阔,景色一年四季变幻莫测,让人无限留恋。

我一天很好的劳动是洗两个人的衣服,15分钟的劳动量。

看电视重点是宿松新闻、海峡两岸、今日关注。

上网也只是看看新闻轶事,看看我的博客,很少写什么,不过归类整理以前的稿子。

有时候似乎觉得太无事了反而有一点空虚,搞一点劳动,不在乎收成。用有些人的话说,一天工资能够买很多东西的。对于我来说,60多年的劳动已经成为习惯,习惯成自然,改不了。

我一根筋,我要在爷爷奶奶父亲母亲生活一辈子的地方度过我的余生。

2016.12.7.初稿,17日完稿。

上海市比较好的癫痫医院男性癫痫病人是不是不能结婚的啊武汉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