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记忆中的大犍牛(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57:21

我对牛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从小到大,我家养过许多牛,但我印象最深的是童年时放养的那头大犍牛。

说这头牛是我家的,其实不完全对,确切说它是集体的财产,在上世纪80年代,我们队里有许多牛,由于需要喂养,生产队里就把这些牛分到每家每户喂养,喂养牛的户主只有养护权,没有出卖权。

从我记事起,老牛就在我的家里。在我的记忆里,这头牛全身深黄色,头部眼圈有一些黑毛,它身强体壮,膘肥体健,走起路来威风凛凛,脚蹄落地,铿锵有力。

盛夏季节,夕阳西下,牛儿下山,在蛙鸣蝉噪的小河边,牛群难得汇合在一起。这时候,也是牛群展开大战的时刻。顶架的有母牛也有公牛,不过,母牛之间的战争相对要平缓温和得多。最壮观的莫过于公牛了,它们就像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低着头、硬着脖子、瞪翻白眼,“哞哞”高声叫着,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相距一二百米的地方飞奔而来,并不急于迅速作战,而是作一番热身训练,用两个犄角顶着河滩边的土堆或泥草,把尘土泥草摔得老高,接着慢慢靠近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攻击,撅起屁股,仰起尾巴,用尽吃奶的劲儿用犄角慢慢推进,对方如果体力不支节节败退,会快速扭转身体落荒而逃。

我家的牛毫无疑问是常胜将军,它身经百战,无一败绩。方圆几十里的公牛个顶个单挑,都不是它的对手,几个回合过后,这些残兵败将就败下阵来狼狈逃窜了。

我家的犍牛威名远扬,耕地拉磨都是好手,我们全家人都引以为荣。每逢提到它,父亲的脸上总是流露出得意的神色。

那时我们组耕地颇多,我家按人口分得近五亩的水田旱地。我家的犍牛力气大又好使,它耕田很卖力,一晌下来,可以犁近二亩的土地。

等我稍大一些,为了减轻家庭农忙季节的压力,八岁时,我就代替姐姐们开始放这头犍牛了。

记得有一次夜幕降临,天空下着细雨,我在山坡上东寻西找也看不到牛的身影,急得我流下了眼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它,准备把它赶下山来,可它背对着下山的路,我很是着急,抡起棍子在它屁股上一抽,它好像生气了似的,头一扭钻到了茂密的极草树木深处,看着那散发着幽光的黑暗深处,我不禁心惊胆战起来,那里面有蛇?有马蜂窝?有怪物……恐惧感占据了我的头脑,我不敢撵牛了,一路飞奔痛哭流涕地跑下山来,见到父母哭喊着告诉他们我把牛弄丢了,害得劳作了一天的父亲亲自上山,摸黑儿才把牛赶进了牛圈。

日出日落,云卷云舒,岁月轮回。犍牛默默无闻任劳任怨,在我家度过了近十个春秋。

天有不测风云。一天下午天阴沉沉的,放学回家我听到邻居家的院子里人声嘈杂,还不时传出大人的争吵声。透过骚动不安的人群,我看到了我家的那头大犍牛被拴在一棵碗口粗细的桐树上,周围围满了人。我心里咯噔一下,当时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卖了吧,它牙已经满槽了,老了,快不中用了,趁现在及早出手,还能卖个好价钱。”个头不高、一脸麻子的牛贩子在一旁撺掇着光棍队长说。

“280块钱卖了,大家有没有意见?没意见的话就这么定了!”队长见钱眼开地说。

“不卖!”人群里一个低沉和愤怒的声音说。我听出了那是父亲的声音,我知道,父亲对这头牛是很有感情的,从初生的牛犊到长大下地干活,父亲是亲眼看到它一天天长大的,它替我们家干了那么多活,辛劳了一生,父亲早把它当成亲人了。

“这头牛听话好使,再说又不是很老,再干几年活不成问题的!”父亲据理力争说。

“不卖也行。”光棍队长冷冷地说:“那你出280元钱买下!”

“行,我买了,等秋后给队里钱。”“那不行,现在就得付现钱!”队长面无表情地吼道。

“光棍队长这不是在故意刁难父亲吗?”我心里暗暗骂道。在那个年月,280元钱可不是个小数目,用这些钱差不多能盖起一座新砖瓦房。

“我也是为集体着想,就这样定了,卖给别人!”

可怜的老犍牛最终还是被出卖了,我心里隐隐作痛,两行眼泪顺着面颊直淌了下来。

“不卖!不卖!”我从人群里挤到老牛跟前爱恋地抚摸着它的头说。

“走开,别碍事!”队长老鹰抓小鸡似的把我提到一旁,我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老犍牛被满脸麻子的瘦小老头强拽着拉走了,我分明看见老犍牛的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光……那一刻,我哭着喊着要拉回老牛,但被大人们死死地抓住不放。

老犍牛已经愈来愈远了,离开了我的视线。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

自此后,在两年时间里父亲因为这件事没有和队长说过一句话。想起这件事,我总觉得心里像压了一块巨石,久久不能释怀,眼前总是浮现出老犍牛被出卖时那孤苦无助的眼神,我的眼睛不知不觉地湿润了……

在以后的几年里,由于种地需要,我家买了几次牛,我依然在假期里放牛,但看着眼前的牛,我仍旧特别怀念那头曾经的那头大犍牛。也不知现在它身在哪里,它怎么样了,它还健在吗?

时光飞逝,斗转星移。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在农村几乎见不到牛了,再也看不到耕牛下田的情景了。

“百里西风禾黍香,鸣泉落窦谷登场。老牛还了耕耘债,啮草坡头卧夕阳。”如今,每到春耕时节,我就愈加思念我曾经放养过的那头大犍牛。

放眼望去,它仿佛就伫立在那块曾经洒下汗水辛勤耕耘过的黄土地上,沐浴着初春明媚的阳光,双目坚毅地注视着前方……

怎么治儿童癫痫病面色青紫、抽搐是癫痫的症状吗西安的有名的癫痫病医院郑州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