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风恋】回家 (系列散文四)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9:30:30

(10)聚堆

老年人都爱聚堆。中饭后歇凉,下午太阳落山,平时没事,她们都聚集在一块谈天说地。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绝对是真理。小孩都爱跟同样年龄的小孩玩,老人爱跟有相似家境的老人聚在一起谈论。“三个老人谈吃,三个小伙子谈力”。聚堆的老人们谈话是自由论坛,没有确定主题,没有固定程序,畅所欲言,一如我写文章那样海阔天空,漫无边际。你一言,我一语,东一句,西一句,从吃饭到喝水,鸡毛蒜皮,芝麻绿豆,一天里所见所闻,都是新闻发布会的内容。

人需要交际。一个人孤零零的人,没人陪着说话会闷出病来的。邻村一家老人躺在床上不能动了,儿子请一个人给他煮饭,陪他说话,每月付工资1000块钱。老人不那么寂寞,精神状况相对比孤苦伶仃的老人要好得多。

我太熟悉农村这些聚堆的老人们。小时候傍晚出来玩,总会看见三个失去老伴儿的老太婆聚集在一起。身材魁伟四方脸的刘老人我叫她“嫲嫲”。“嫲嫲”说我像我爷爷,常常笑眯眯的。她这是一句最宝贵的金玉良言啊。我一生没见过爷爷,那时没有像片,从她话里我总算知道原来我就如爷爷一般模样。

身材矮小的是我孤身一人的姑奶奶。年轻时扎棉花时扎坏了手指,成了“一把手”,人们背后叫她“抓手”。姑奶奶会掐痧、刮痧,那只“抓手”掐得人挺疼的,还边掐边问:“好些不?”我怕痛,明明没有好的感觉嘴里也只说好些了。姑奶奶说我小时说过一句经典语言——“姑奶奶,我俩轻轻地走。”这事应该是发生在1958年,父亲到岳西砍树烧炭“大炼钢铁”回家。闻讯后,兄弟姐姐们都跑去迎接父亲。那时我才3岁,跟姑奶奶在后面“慢慢走”。“轻轻地走”是小孩子用词不当。姑奶奶讲这话时没有讽刺,只有几分戏谑,几分亲切,至今想来还觉温馨。

“宝娘娘”,姓柳,芳名宝英。娘家是城里人,说话带街巴佬口音。她时60来岁,瓜子脸,柳叶眉,明眸皓齿,说话轻言细语,不紧不慢。宝娘娘是一个见多识广的能人。她一生坎坷,独立支撑,吃过很多苦。她会绣花,会做衣服,会描图案,会剪鞋样,做枕头套。谁家女儿出嫁办嫁妆不懂事都问她。她还会熬红薯、麦芽糖,筑糖粑卖,夏天摘树上薜荔果(我们家叫“斋巴”)做“凉粉”卖。网上查“凉粉”学名叫“木莲豆腐”,一种早年乡下农村的夏季饮品,喝了会有一种清凉的感觉袭上全身,很舒爽。类似现在的冰棒、雪花膏的功用。她还会一点医术能推拿,我小时放牛从牛背上摔下来就是她推拿的。据说“宝娘娘”12岁没有父亲,曾被人卖过,先夫姓朱,生了个女儿。后夫是个地主,也生个女儿,解放后与两个女儿在石屋生活。宝娘娘聪明,虽没读书但认识不少字,阅历丰富,见识过人。土改时跟我父亲一起当过初级社副社长。所谓“早福、桂先、柳宝英”。父亲晚年80多岁时头脑有点迂腐,但对“宝娘娘”却记忆清晰。父亲从小没有母亲,独立支撑,吃过很多苦,他们有太多的相同经历和共同语言,现在想来,她是我父亲的红颜知己。

经常聚堆的也有路东边的欧屋人。一位巫婆,一位癌症患者。

我不相信迷信,但农村有些事却是真的不可思议。

我母亲90年去世的。一天晚上大嫂忽然乱说乱唱,神经错乱似的,用母亲的口气说话。接这位巫婆来烧香,磕头,祷告一番,居然好了!

2009年,欧屋这位癌症患者逢人便说,她和我的一位堂嫂要死的。她说梦见一艘大洋船上全是外国人,要她和我的堂嫂去船上做事。她不愿去,但我堂嫂愿意去。她说“你去哇?外国佬把你做老婆!”这话她是当着我的堂嫂面说的。当时她们身体都很健康,一大堆人听后都哈哈大笑,玩笑而已。不可思议的是,那年我的那位堂嫂真的死了,她也患了癌症。花几万块钱做手术而今还活着。——更神奇的是,我堂嫂一生攒下几千块钱,她死的前几天告诉千里外打工的儿媳,说有钱放在大衣柜里。几天后她死了。她的儿媳妇真的在大衣柜里找到钱了。而且开始抬大衣柜抬不动,儿媳妇跟婆婆禀白以后轻轻地抬起来,真的找到钱了。

这是她儿媳亲口告诉我的!世界上有些事说不清,道不明。

屋里婶子们都不很老,七十来岁。聚在一堆也有无限新闻。这个说东西拿在手上却东寻西找;那位说炒菜忘记了放盐;哪一位说炒菜却偏偏放了两回盐!淡的淡了,咸的咸了,结果引来一阵开怀大笑。

也有独家新闻,略带点黄色的“三级片”。

一位老女人晚上洗澡却忘记了关窗门。赤身裸体的坐在盆内旁若无人的洗澡,毫无顾忌的起来寻找衣服,外边现场直播,她却全不知晓。李敖有一句经典语言,“小便后忘了拉裤裢是中年人,小便前忘了拉裤裢那才是老年人。”其实也不见得是真新闻,农村女人少见多怪罢了。网上不是有女明星穿裙子却不穿裤衩——甚至美女主持全裸出镜吗?她们是为了提高知名度和收视率。老女人赤身裸体不关窗门没有功利性,那是返老还童,人生一种难得的忘我境界!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有人说,80多岁的老男人把他70多岁的亲家母往房内拉。气得那位亲家母到处找人评理。

还有人说,失去男性功能的瘫痪病人要他家帮忙的女人脱裤让他看看,让他摸摸。

有没有这些事?天知道。反正聚堆的女人们笑得前仰后合。

我不聚堆。我对新闻的真实性不持怀疑态度。拉手算什么?或许,他让亲家母去房内吃点什么也不足为奇。生物界异性相吸,肌肤之亲是动物的本能。瓜田李下,各避嫌疑。异性,100岁也是绯闻。把80多岁的老人往坏处想,那是对老人的亵渎!返老还童,值得笑么?

早晨散步。前面一个老男人问地里老女人:“有瓜么?摘个我吃吃。”老男人风趣,开着略带点黄色的玩笑。老女人笑着骂他:“老不正经的‘爬头不起的’!”

“我哪爬到你头跟去了?”老男人很机敏。

这句打情骂俏的话非常有水平。

我敬佩地向老男人望去。这个老风流才子像貌我实在不敢恭维。70多岁,头发比我还少,近乎“瘌痢”头,面像恐怕比我还难看。在他面前我忽然有一点自豪感,我丑八怪一个,而他恐怕是“丑九怪”。人不可貌相。像貌是父母给的,与已无关;而心态是自己的。

难得一种好心态!心态永葆青春。打是亲骂是爱,40多年前他们是一个生产队的熟人,开玩笑习以为常。白驹过隙,岁月无情。如今男女之事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真“爬到女人头跟去了”恐怕也像瘫子一样看看,摸摸而已。然而,他“雄”心还在,活动活动心思,重振当年雄风,做一回“嘴上男人”,“笑一笑,少一少;愁一愁,白了头。”未免不是焕发青春的灵丹妙药。

(11)自由论坛

老家的生活平静而有规律。妻下午偶然跟屋里人打点小牌,更多的是跟石屋的老人们聚堆,漫无边际的进行着自由论坛。新闻发布会的内容回家对我转播。

同姓兄弟发布新闻:孙女初中毕业今年外出打工,第一个月发工资,寄给爷爷300元,外婆200元。

——孝顺孙女啊,一屋人夸赞。有人感慨:这孙女真懂事,还寄钱给外婆。

“孙女、外孙女不一样么?”有人质疑。

有人引经据典:“家孙一张纸,外孙手一指。”这是民间流传的经典俗话。家孙子,清明、年节到爷爷坟头烧纸磕头,外孙只是手一指“那是我外婆坟”,如此而已。这是孙子与外孙的区别。

有女人现身说法。她女儿考大学了,走时70多岁的爷爷硬是塞给孙女100元钱,叮嘱:“路上喝茶”。外公经济条件比爷爷好多了,就是一毛不拔。自己的孙女考大学走时给了200元钱,他女儿亲眼所见时,暗自流泪。有道是“千斤不压人四两压人”,她是孝顺女儿,逢年过节、父亲生日,她又是烟酒又是钱,一篮吃喝点心。回家时却是空篮,父亲没一点儿接孩子的东西。父亲到她家,买肉买鱼杀鸡;她到父亲家,头晚打电话去,但父亲却打牌去了,全然不记得女儿来要煮饭,她忍不住到母亲坟头哭一场。

怎么称呼人,也是论坛的一个主题。农村80岁老人把同姓的3岁小孩叫叔,3岁小孩把80岁老人叫哥,小孩年龄小但辈分大——这是“祖宗派的”,天经地义,无可厚非。他祖宗是老小,“末房占长”。但是,两个同姓人共一个岳父,辈份不同,辈份小的却要把亲姐夫叫叔,依据是“亲无三代,族无了日”。亲戚终究不过是亲戚,同姓却永远是“千百年的家庭”!所谓“一代亲,二代表,三代了”,是说郎舅这一代人最亲,“除了郎舅无好亲”;第二代亲戚是“老表”,第三代有的索性不走动。新陈代谢,农村人形容为“新亲亲滴滴,老亲丢上壁”。

问题是,媳妇与婆婆同姓,那自然不好理论,婆婆辈分再怎么小派还是婆,媳妇还得叫妈叫奶。农村人形容为“哪亲指哪”——哪头亲依哪头!婆媳关系自然比同姓亲。但同姓的媳妇与婆婆吵架,媳妇骂了婆婆,婆婆骂媳妇“没大人教”。媳妇却是不依不饶——“你有大人教?你把老子叫姑奶奶!我们到祖坟山理论去!”是啊,论辈份她是“长辈”,婆婆是小辈!所以“亲哪指哪”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张三母亲是李四的姑奶奶,李四自然叫他表叔;后来李四媳妇是张三的姑奶奶,张三又该叫他姑爷爷。两人喝酒为称呼吵起来了,德高望重的人出面公断协调……

到张三村里,张三叫李四姑爷爷;到李四村里,李四叫张三表叔!

自由论坛里咬文嚼字,农村人叫“择字眼”。中秋节到了,念初中的孙子叫爷爷买一盒质量好价格高的月饼,爷爷说不应该,孙子讲理由原话是——“你还过得好几年不是?”

他的这句话却饱受争议,“你还过得好几年不是”这话说得不好。农村自古爱说爱听吉利话:“长命百岁”、“三百岁!”永远忌讳死呀活呀的。我们屋里一直流传一个笑话。正月里,两个哥哥到妹妹家做客,妹夫留他们住一晚。两个哥哥说家里有猪呀、牛呀这事那事要他们做,不能住。妹夫用黄梅佬口音说,“你一死了呢?”

——是啊,你如果死了,孩子们不会做吗?他是真心实意留舅兄住一晚,说的一句大实话。但农村人正月里说“死”不吉利。论坛讨论结果是“用词不当”。

童言无忌。孙子本是一句大实话。“人生70古来稀”,“老健春寒秋后热”,人生自古谁无死?他奶奶不是死了吗?他是孝顺孙子,叫爷爷买一盒好月饼,老年人省吃俭用舍不得钱啊。

“不怕用心骂,只怕失口话”。农村人忌讳“失口话”。其实,“三百岁”是众人理想追求么?白门楼一位老人80多岁了,能吃能睡,但脑子不大好使,自己拉屎用手涂得到处都是,儿媳希望臭屎满身的老人家“三百岁”?

您期望自己满身臭屎“三百岁”么?

功过是非,不好说。老家聚堆的自由论坛往往不下结论,没有标准答案。农村人比老师民主,实行的是真正启发性教学。

癫痫如何才能算治愈呢郑州治疗癫痫病好不好陕西哪家癫痫医院最专业癫痫病的最好治疗方法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