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江南】迟到的“江南之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09:03

在桃花开放的时节,我去了都城南庄—桃溪堡,也想领略一下当年崔护人面桃花那醉人的意境。很兴奋,私下暗忖:说不定还会邂逅一段芬芳四溢的桃花运呢!但扫兴的是,今年桃溪堡的桃花却迟迟未开。失望之余,空落的身心漫无目的地任由那缕缕的春风飘浮着,蓝天、绿野、和风,一时有几分昏昏然了。

猛觉着被什么惊扰了一下,刹那又从虚幻的朦胧中挣脱出来,但见眼前白花花一片,似阳春里的白雪,又象碧波中的浪花,很醒目、很清新。这景向映入心底,有如一袭冰凌凌的泉水,直洒向我朦胧的睡眼,不由一个激凌。那抹泉水还带着淡淡的香甜。

甜美的激凌之后,再看,蓝蓝的天光下那白里透红摇曳着的是杏花。在那片娇艳的火树银花的上空,有几缕如丝如带的白云,白云的身后却是那悠然的南山。那白云当是从那南山里游出来的……

相约桃花未竟,却与杏花偶遇。是缘,也是侥幸。兴奋之余,就有了《桃花无意,娇杏有缘》这篇散文,继而发到了我的空间里。过了几天,见牡丹苑里的桃花开了满树满枝,忽然有些诗兴大发,脸憋得红似桃花,终于憋出了几句貌似诗的句子,曰:

百花园中百花香,千缕思绪千缕情。

春风吹过桃花榭,江山南北拾落红。

我把这首诗又随手发到了空间,谁知竟被几个朋友捧了几句,我也哈哈一笑了事。有一个网友也跟贴聊了几句,有关江南的故事也就从与她这一聊中开始了。

我是在一个文字网站上结识她的,一来二去也就成了朋友。她问我怎么好久没去那个文字网站了?我答道:那里阳气不足,太柔弱,而且还有些功利的浮躁!一哇声地喝好,一窝蜂地点赞,号称“送人玫瑰,手留余香”。腻味了!

她说:我近来在“江山文学网”,那地方不错,你也不妨过来看看。

江山文学网?好像原来也见过这名字,只是以为这些文字网站大体都一个样,因此从未访问,故而也就一无所知了。带着疑虑点开了这个文字网站,大概浏览了一下网站的概况,然后看了几篇文章。这一看不要紧,我被吸引住了,原因是所刋文章的水平不低!这不似我概念中的“自乐班”和野台子,有几分正规军的味道!

我抱着试水的态度入了伙,然后又抱着试水的态度发了文。这一试不要紧,不但试出了深浅、更试出了水温!第一篇被编辑推荐了,第二篇被退稿了。这里并不象别的地方,为了先揽住你而先给你个彩头,然后就我行我素了。我的第一篇很正规,第二篇纯属瞎扯!我最赞许的是文章的编者按和点评,很到位、很有水平!若是不把原文认真读过,那篇精彩到位的按语是写出来的。自己的文字能被如此尊重,这让人很欣慰。

没过几天,我忽然收到了一个飞笺,是一个署名禹鼎侯的人发来的,他邀我加入“江南社团”。当我浏览了有关江山的文学社团,再了解了这个“江南社团”的前世今生、以及丰功伟绩后,爽快地作出了一个决定:应邀!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发的文越来越多,编辑审的也越来越越快,按语也越来越亲切。我的文也一篇接一篇地被加了“精”。不管“推荐”也罢、加“精”也罢,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文有了读者。那怕点击为零,起码这个编辑是从头到尾认真读过了,编辑也就可算作你的粉丝了,无论他愿不愿意。有自己的粉丝兜底捧场,这总是件让人快慰的事。屈指算来,我的粉丝群里应该有:简希、指间年华、翎雨、严金波、一朵午荷、风惟念、重庆霜儿,还有阳媚、冰煌雪舞、月下笛声、静听、旖旎散文、家有福娃等等。

相识于文字,相聚于江南,这些都是缘。此世有缘,三生有幸,我感谢侥幸之间老天把这一大帮子缘分中的贵人送给我!

金波在编我的《叶落无声》时,曾给了我一个很不错的建言:不要让人物概念化。很中肯!回头我依他的建言将原文修改了一遍,不管大的反响如何,反正自己觉得比较满意。这其中有个道理:言之必须有物!对此,特别鸣谢金波!

上文修改后重发遇到了一些周折。江南以至江山的层级管理都很严格、很正规,这说明什么?说明这里有搞事业、搞学问的恒心、信心和态度。搞事业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没敬业精神,一切也都是白搭。

其实我也是个认真的人,我以为让那有瑕疵的东西挂在网上供人观瞻,就象被人扒个精光吊起来示众!另发文,被系统退了。再找金波,金波指点找更有权限的人。我同时给禹鼎侯留了言,没想到不一会儿就收到了回信:解决了!

此时,我才知道禹鼎侯手中有权柄,而且那权柄魔力还很大。就这一件事,说明了这人的态度:文字没小事!不管他自己如何看待,可我以为他这人是个有追求,有抱负的人。也是他当初引我上了江南这艘船的,似乎可以引为同志、引为朋友?

指间年华有可能是个乡党。说实在的,吃过“滴溜子”、会“趷蹴”的人都比较直爽、比较厚道,也都是热心肠的人。也许就因为有乡党的嫌疑,她也有空过来点点评、助助威。有朋友助威,我的胆气也就足多了,也敢放心地在江山南北溜达散步了。

禹领导前几天又飞信相邀,问是否愿加入江南编辑大家庭,虽有所犹豫,最后还是上了这“贼”船。

说实话,编辑这活绝对不是什么好差事!为他人做嫁衣裳,眼见付出了,却不打粮食。别误会,这里的事与利益无关,若要在文字间谋利、谋生,早饿死八回了!此生因爱好和兴趣才与文字结了缘,为了能在文字间怡情,有时多付出点,好象也只能认了。

说了这么多话,讲了好些故事,似乎自己是个走遍大江南北的老江湖了。其实自己也还只是个新人,这新人却不等于年轻人呵。屈指算来,来江山个把来月,上江南这条船也就一个月光景。但自己觉得还不错,很快乐!至于这条船上的各位瓢把子,虽还不大熟悉,待日后得空时慢慢地拜吧!

也许一切都是缘分。当初我写出那几句象诗一样的东西时,好象也没多想。现在翻回头再看,明明白白打上了缘分的印记:“春风吹过桃花榭,江山南北拾落红”。那句中分明有“江山”,也分明有“江南”!似乎预示着我必与江山发生纠葛,也必与江南书写故事!

至于“落红”,那定是开在江南的这棵文字之树上的朵朵的花儿,很美,艳如桃花的!春风吹过,纷纷扬扬,漫天飘舞,点染无数江山,洒满大江南北。

江南有桃花,也一定会有桃溪堡。来年的春光里,那无边的桃花定然也千朵万朵,必是一场盛大的花事。至于传说中的仙子,也必定娇俏于那似梦、似幻的万千香艳之间的!

这“江南之恋”虽迟到了几天,往往姗姗来迟的东西却是经过磨练的,也许这是钻石级的精品之“恋”呢!

羊癫疯治疗原则癫痫病的起因是什么北京好的治疗小儿癫痫病是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