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策反独立团(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22:37

浙江舟山解放已经60多年了。人们总会想起解放军在炮火掩护下攻克金塘岛的战斗,想起速决速战解放桃花岛的战斗,想起艰难卓绝的登步岛的攻坚战,想起舟山解放、人民翻身的胜利和幸福。其实,舟山解放中也有暗战,也有解放军特工的策反战。衢山岛上就发生过这样的故事,尽管细节的传说有多种版本,而解放军特工策反,独立团准备起义却是客观点事实。时间的流逝,已经有着淹没那一些别有意味的策反故事危机,到了我们该记下一笔的时候了……

1949年的4月21日,解放军百万雄师渡过长江,以排山倒海之力,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国民党守军;1949年5月,上海市和浙江省大部分地区都被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残余国民党军队纷纷向舟山群岛逃窜。

1949年的端午节,大黄鱼汛接近尾期,岛斗岙门海滨,一列列渔船已经静静地排着,任海浪摇晃。衢山岛上洋溢着传统节日的气氛,粽子的清香和着馒头的粉香,在雄黄烧酒的浓香中飘逸。

而下午突然无数木帆船靠岸,竟下来乱纷纷的黑压压一片,衣衫不整,萎靡不振的军队,打破了节日的欢欣。

败兵无军纪,再加上刚来时食物无处供应,士兵常常抢夺百姓财物。夜里闯进小店来拿香烟饼干酒就走,一些小店最后只得关门。

半个月以后军心在始安定。据说那是蒋氏父子到过衢山斗岛以后。蒋氏父子曾多次巡视舟山各岛,在船航岱山岛东沙至衢山岛岛斗间,蒋父子曾观看渔民张网捕鱼作业,称“亦一乐也”。蒋氏父子曾匆匆登上斗岛,巡视一下,回来在日集中记道:“岛斗岙乃衢山之鱼市场,其富庶不如岱山,但亦非贫瘠不毛之地可比”。似乎对想深入各岛,了解情况,打算据舟山以反攻大陆。

退据衢山的国民党军队,一开始主要是71师,住在桂花蛟潭,师部就设在“二圣殿”。刚到兵士喝蕃干汤,吃小麦糊,强向百姓借粮。后来上面派人来清点人员颁发军饷。师长李焕国是大胖子,天气正热,就命两个卫兵左右打着芭蕉扇,想着这支残兵部队,损兵折将缺了很多人,可缺员不能上报,吃空饷,才能让他有点自己可以指派化用的钱。可人员那里来啊?就叫人来顶替花名册上的空名额。71师给驻地范围的各甲长发下通知,每甲需出壮丁几名临时当兵多少天,就地取材。抓了百姓去当演员,记住顶替的人名和长官的姓名。当时衢山人认为,“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怕被抓了去弄假成真。于是有的就出钱去斗岛的军队中雇国民党军队中的兵痞来。这可又苦了百姓,贫了百姓啊。而二圣殿就演出点兵训练的一幕。

国民党军在衢山建立了军民联合办事处,强化保甲,组织百姓,成立各种组织,壮丁操练。叫老百姓给他们砍青松,挖战壕。这一年的7月24日(农历六月廿九),特大台风袭击衢山,潮水从龙门口长卷直入,一直冲到老鼠山。老百姓才有了几天安息日子,却是风雨侵袭。

台风过后,71师因暂一军整编接到命令转防他处,这时前来接防的称为“独立团”。独立团的团长周景玉,40岁左右,山东省屯县人,原是江苏省宜兴县的县长。从宜兴撤退时以县保安团为基础组成一00旅。他任旅长,退到崇明岛后整编为团,称为独立团。周景玉任了团长,一看那一种装束和挺直的腰板,机敏的眼睛,一虬兜龙大胡子,腰带上扎着密密麻麻的子弹,推想他应该是比较一个精明能干的军官。这独立团有个特殊人物。叫王圣泉,又名王明洙。曾任国民党威海市上校警察局长。一00旅时,他任参谋长,整编成独立团后还没有安排职务,因跟周景玉要好,也随独立团到了衢山。驻防在桂花一带。当时军心已经安定,独立团开始在向百姓征柴火的同时也组织百姓上山种松树,不知是当过县长的周景玉比较了解民事还是想长驻下去(巴不得也有传说说他是共产党)。

就在独立团在桂花守防不久,有两个生意人辗转来到了衢山岛,这两人一副生意人打扮,从渔耕埦上船就到了樟木山一带住了下来。一个五六十岁的壮汉,腰板挺直,迈步有力,声音响亮的,操着山东口音,一个三十出头年纪,个子高高,很有生气,也是山东口音。这两人住下,借询问盐产为名,串家走户。

那个五六十岁的壮汉在挂花街上行走,迎头碰到王明洙。王明洙注视一下,忽然大叫:“老师长,你怎么来这儿?”原来此人不是一般人物,乃是原国军48师师长徐继武。这48师首任师长是蒋介石亲自任命的张宗昌,当时徐继武在新编旅当营长。他打仗勇敢很有被提拔为团长、旅长。1936年11月军长徐源泉辞48师师长兼职,他升为师长。1938年随军开赴抗日战场,参加过南京保卫战外围战事。……这王明洙原来就在他手下当过兵。两人意外相见,分外亲热。王参谋就把徐请到他的驻地樟木山,请来团长,并叫上了王参谋在本地结识的一个知心朋友毛静之,为这个老师长接风。毛静之是本地的一个医生,在桂花自设诊所行医,家就在樟木山。跟王参谋的驻地很近,经常来往下棋,两个人从认识很快成为了知己。于是四个人边喝酒边聊天,十分投机,酒便多喝,话也放开。酒足饭饱,兴致不衰。便摆开麻将桌,搓起麻将来……。

三天后,徐继武在桂花住宿的客店回请他们,还有现在独立团的曾在他手下干过的一个营长。

那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叫王琦,以徐继武生意合伙人当身份也被介绍入席。这王琦,1941年参加革命,在胶东军区敌工部工作,1945年在抗日军政大学胶东些小学习了一年后认“长官队”队长,主要就是做被俘军官的工作,并了解掌握敌情的。这次受三野政治部敌工部部长徐宋田之命,和徐继武一起前来舟山侦察敌情并见机实施策反。他们从上海出发,冒着风浪,到沈家门,送烟塞钱通过了关卡的严格盘查,到定海,一个被王琦教育后释放的军官认出他,那军官表示不会讲的,但王琦还是巧妙否认。后又被特务扣留,便巧妙利用徐继武在部队中关系被从关押处接出来,然后转到东沙去见曾是徐继武部下的时为暂一军的军长,那人虽然在饭店请客却态度傲慢,估计工作难以开展,便辗转来到了衢山。

宴请进行得热烈,喝得尽心,也聊得的投机,有一种铁心的朋友之感。

就这样经常聊聊天,有空搓搓麻将,时而互相请客,结成了朋友。他们谈政治谈形势,谈国军谈共军。王明洙对国民党很有看法,周景玉责常常是深思着感叹。就这样的在谈话中了解部队情况,并且还王琦穿上军装由王明洙和毛静之陪着到独立团各营防地去看看,别人问起,王明洙说这是新来的参谋。

1949年的十月一日,王琦他们从收音机里听到共和国成立的消息,分外激动,然而又不能有一丝的暴露,只有一个人在房间时对着镜子乐一下。在这样境地工作,一切绝密,不能有一丝的疏漏让人抓住把柄的。不能被看出破绽的。

王明洙的工作很快成功了。王琦也对毛静之进行革命形势教育和个人前途教育,并把他视为同志。争取毛静之做相关工作,主要就是租一条船,往返于上海,以装盐贩运为掩护,作为跟三野政治部联络的交通船。毛静之很快办妥船只雇好船工。于是以徐继武与毛静之合伙经营的名义,来去于上海衢山之间。这些工作都是在绝对秘密下进行的。

团长周景玉是一个很明智之人。这现实形势和前途是摆在眼前的事,更看不惯国民党里面的那一些尔虞我诈、假公营私、徇私舞弊等等不正之风。有一次他跟王琦悄悄说起,想找一个与共产党有联系的人。王琦他们多方面证实这是处于诚心后,就告诉周景玉说在吃就是共产党派来的,给他讲党的政策,解释各种疑问,动员他占到了人民这边来。

衢山当时主要驻军是独立团。但在岛斗有一个舟山防卫司令部检查站,这个检查站是一个特务组织,检查站站长陈林,是国民党七五三九部队特务组长张茜萍通过舟山防卫司令部安插在衢山的。

1949年的年底,王琦带着王明洙一起乘船去上海。敌工科长胡虹江把王琦带到浙东前线指挥所宋时轮司令员处,汇报衢山策反工作成果和了解的情况,并请示下一步的行动。宋司令却叫王琦不再去衢山,留下来另有任务。几天后,另派了一个李科长跟王明洙去衢山继续进行原先了解敌情和争取国民党军队里的上层人物工作。

这船回到衢山以后,就被检查站注目。因为那船没有听凭检查站的命令,擅自在一个隐蔽处靠岸,再一个就是发现了王明洙参谋长也从上海回来。心顿存疑,邀功之思也顿起。于是首先把船工阿四抓去了,阿四是温岭人,他只是一个船工,自然不知道什么,只是把进上海的情况说一下。自然不能满足陈林的心愿,把他关起来后,就派了士兵到桂花园,要毛静之到斗岛检查站接受审查。毛静之马上去徐继武处问去与不去。徐继武说:“不要怕,胆大心细,不要乱说,就说我们是做生意的,他们要是把你抓到定海去,我这个老头子拼了命也要把你保回来。”

毛静之当时也是衢山有名的医生。他到了检查站,陈林一开始以礼相待,倒水,送烟,问问生意如何,船上来的都是什么人。毛静之说:都是老师长的部下,他们听说老师长在衢山做生意,故均来衢山找老师长做生意度日。

陈林反复盘问,毛静之都是这样回答,陈林见问不出什么,就翻脸了,一下拔出手枪,对准毛静之的胸膛,连声追问:船上来去的哪个年轻的山东人(指王琦)是什么人?你们的船为什么不接受我们检查站指定的地点靠岸检查,私自靠岸上船?王明洙参谋长为什么能够自由往返上海?上海吴淞口共军在封锁港口,不准任何船只进出,为什么唯你们这一条船可以随便进出口?

陈林并不知道又来了李科长,说明陈林心中无数。毛静之镇定下情绪后,就平和地回答:我们只是做生意,别的也没什么。我又不在船上,具体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啊。老师长是老生意啊作生意人总有人一人的关节啊。

陈林问不出什么,又恼怒又怕下不了台,就把毛静之关了起来。

傍晚时分,徐继武见毛静之没有回来,就跟周景玉团长商量对策。周景玉就就电话通知驻守在斗岛一营王营长,派一排人马至检查站,来要毛静之跟阿四,说是老师长的生意合伙人,团长有令要接回去他们了断。陈林一看一排荷枪实弹的士兵围着。陈林本不是实质性的特务,原来只是7539部队司令的一个亲属,司令去台湾时托付给留在舟山的张茜萍关照。见着情形,也许陈林明白,这徐继武名声很大,在军队中很有影响,他后来去做生意也早有传说,此人颇有背景;而衢山主力又是独立团,山高皇帝远,不可得罪;也问不出什么,虽心有疑惑,可没切实证据。陈林也只得让他们带回去了事。

惊险过后,反倒显得平静。

1949年4月徐继武接到去台湾继续搞地下党工作的指令。毛静之跟王明洙把他护送到了龙潭下船离开衢山。

这样衢山接续的工作就是李科长负责的。这李科长毕竟没有前期工作的这种情感,再加上他四十来岁,这时刚刚跟一个女同志谈上恋爱。所以心有所眷。见衢山也没有其他动静,解放军也没有新的任务,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这样玩玩聊聊浪费时间,很想回上海去会会恋人。正好徐继武毛静之雇用的那一条船运盐上海,冰岛上海买东西,他就说一声有事,悄悄地一个人回到上海去看恋人。那一天似乎是5月的11号

没想到事有凑巧。

1950年5月初,解放军一举解放海南岛,引起蒋的惊恐。10日,台湾当局“国防部”根据蒋介石命令,召开最高作战会议,以“空中优势不能确保”、“补给线长、运输困难”等理由,决定以“美援及日本赔偿物资运输计划”为代号,立即将舟山驻军悉数撤至台湾。“舟山防卫司令”石觉参加会议后,当日飞回舟山。次日,蒋介石又派“副参谋总长”郭寄峤、“海军代副总司令”马纪壮、“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等到舟山实施撤军计划。这是很突然也极机密的行动。

独立团在12号接到撤离台湾的紧急通知。而我方联络人员不在。王明洙联系毛静之马上雇船去上海送信。毛静之即到王保长处打出口证,王保长脸色严肃,回绝说:“现在是什么时期,是非常时期,已经封锁海面了,还雇什么船去买药,”不准动用船只。两人商量各自去找,谁找着谁就去上海。但最终没有成功,王明洙向周景玉汇报后,周景玉没有办法,就用明码电报直接向中共中央军委请示“留下来还是去台湾?”中央军委接到电报后不知内情,就转给宋时轮司令员,宋司令就把王琦召去,得知李科长私自回沪,大骂了一顿,但情况紧急,宋司令问王琦:敢不敢来,怕不怕?王琦说:“我怕不怕死,司令是知道的。”

王琦在吴淞码头找船,建那船还在,正在装白糖,王琦叫马上出发。

船到岱衢洋面,受到国民党军舰阻止,但装作不懂,继续向前。海军就开炮,把桅杆也打断了。但终于到了衢山。

这时独立团官兵已经在斗岛小岙山嘴陆续上船,王琦立刻赶过去找到周景玉。王明洙不愿去台湾,已带了两个勤务兵,由毛静之把他送到小东岙一个船工家里暂避起来了。

王琦见海面四周有海军军舰包围,如果这时起义,难免一场激战,而我军又来不及增援,独立团有可能全军覆没。就按上级指示的第二套方案向周景玉传达,并把黄金和两大筐银元交给他(衢山人传说的解放军的帽徽已经运来了,可来不及换,登陆艇就开走了。应该指的就是这五千大洋吧)。王琦握着周景玉的手说:不久,我会到台湾来和你联系。周景玉激动地流下泪来。

王琦抬眼见小岙山嘴扣押者大量民夫。是乍门的一个营抓来的。周景玉说不清楚。王琦就要求把这些民夫放掉。周景玉即下令把民夫全部放走。王琦出了个注意,周景玉叫士兵对空打了几枪。在枪声中,那只登陆艇开离了衢山。因此国民党舟山撤退时就衢山没有带走民夫,其他各岛騳抓去了大量的民夫,因为当时撤退时上锋有命令要多抓民夫。

独立团撤出衢山去了台湾……

王琦,在衢山作了些安顿工作后,收缴了国民党盐警的枪支和发报机,就从小东岙找到王明洙等三人,就从沈家门转道去上海汇报,接受新的任务……

衢山出现了两个月无人管治的真空期,查看档案资料和征询当时上岛的领队干部等相关人士,得知解放军大队登上衢山的时间是7月22日。

只是,原本攻打台湾的战事,后来因故改变了战略……

而在衢山的这一场没有硝烟的策反故事,流传几十年后,已开始消逝了……

尾声

据1971年台湾地区的相关报纸报道:1971年十月,台湾的国民党终于一改二十年来的政治犯几乎是滴水不漏的情状。为了庆祝中华民国开国六十周年,首度有政治犯的集体减刑,释放的外省政治犯中,就有被判无期的六十七师副师长周景玉(到台湾基隆后江苏部队整编为六十七师)。

大庆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辽宁看癫痫那里好产生癫痫的原因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