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我爱辽宁”微散文三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43:16

凡河情思

辽宁,铁岭,凡河。一条平凡的河流,只因流淌在家乡的大地上,每每走过,总是心生热爱。于是随着户外团队,用脚步走过它流经的每一寸岸边,用眼睛抚摸过岸边每一丛花木,用心灵与凡河进行过无数次对话。

从白旗寨的滚马岭,一方汩汩的水源流出,凡河的水流长度一百零八公里,水域最宽处有二百多米。水流流经三十八个自然村屯。所流之处,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四十八座桥横跨凡河,人们在这里来来往往,生息劳作。

徒步走过凡河,它带着历史的水流引领我们的认知。凡河啊,在唐朝的催阵堡和张楼子高句丽山城下蜿蜒,在明朝抚安堡下流淌,在李成梁的坟墓边越过,在清代魏燮均的红杏山庄后边迴荡,在曹雪芹旧宅边流连,然后欢笑雀跃地融入辽河母亲的怀抱。对你的每一次张望,每一次丈量,让我知道,你并不瘦瘠,你从不寂寞,这历史的丰盈,让同你一起行走的人们也感到自豪和伟岸。

走过凡河,也不禁赞美它现在的模样。

凡河两岸的人民靠种植稻田,生产凡河大米,将凡河大米的品牌在省内打响,走向全国。凡河岸边的草坪种植业规模宏大,种植户也富甲一方。有水便有鱼,铁岭人世世代代享受着凡河水里的肥美鱼虾。前些年凡河还打捞上来一只大河蚌,体型足有一只篮球的大小,钓鱼的人还曾钓到过中华九刺鱼。

凡河岸边在小屯村西1公里处,有一段水流较为湍急的河段,被政府打造成御龙花海漂流,那一段,十里花溪,景色宜人,铁岭人们可以在自己家门口玩起漂流,也吸引了大量的外地游客。

住在铁岭新城区,凡河依着城西而过,尖桥的落日,在凡河桥索上跳跃成动人的音符,或是晚霞飞渡,或是落日熔金,给新城区的人们呈现一幅美丽的画卷。

我蜷缩着身体,飘浮在一条河的中央,顺河而下。在某个低寒的时刻,遇到一块挡着去路的石头,然后凝固,绽放成一朵冰莲,盛放在凡河冬日的河水里。在梦里成为凡河的一朵冰花,我微笑着就此睡去,不愿醒来。

消失的长城

在辽宁的大地上,也有长城蜿蜒的脊梁,这引发国人自豪的建筑遗存,也成为家乡人们的骄傲。铁岭境内的明长城大体呈“几”字型,自明初始建以来已有六百余年的历史,全长约五百华里。怀着对家乡的热爱,带着对长城的敬仰,2012年冬天,和几个朋友,踏上了步量长城的征途。一边走,一边用心记下了长城经过的每一寸土地。

冬日长城,白雪褐树,荒草顽石,走在明长城遗存的荒芜龙脊,从感慨万千到心生怜惜,一路探寻,到心亲近之。风从远古吹来,带着烽火狼烟的味道。风在远方消散,带走当年的兵戎戈马。我扯着风的衣角,却留不住它的任何讯息,只任我孑立风中的荒脊,感怀那发生着的,远去了的,渐渐模糊的古往今来……

土夯石垒的龙脊依然威仪伟丽,浩气长风。长城的山险段,多利用山势走向,自然成势,山间的烽火台保存尚好,只是自然的塌陷。到了朱尔屯为平原地带,烽火台依稀可辨,好多被夷为耕地,或被取土深挖变成鱼塘,或做为现成的路基修做了乡路,或就势种上了防护林,或直接成为了墓地。这样的被用作它途,不知是长城的幸还是不幸。一路的发现,有疮痍,也有惊喜。昌图县大台村西的大台子烽火台,保存相当完整,圆形的墩台赫然威立,方形的台基形状完好,高高的方城壕棱有一米多的现存,方城外的护城河冰封着,也冰封着那段厚重的历史沧桑。一路上,引起大家热议的镇北关所在,也引起我们多次探访。而镇北关的面纱大家终是各持己见。在昌图县农林村北赫然所见的长城倒挂的壮美景象,两面相对的山坡,两道长城的脊脉遥遥相望,形成一个大大的“v”字,欣喜于见得到这样的长城沿线的壮美,也似乎在为我们的行走助兴。而双楼台的新安关、尚阳湖底的广顺关,大荒顶子山上沿着长城脊脉那长长的雪线,位于东北村那个辽北长城最北端的墩台上那些荒芜的蒿草……渐行渐远,在一步步的脚印里清晰,也在一点点的回忆里模糊。

随着时光流逝,辽北长城已经消失得所剩无几,一次次走过长城,久久怀恋。

那片金色的沙海

在居住的城市铁岭的西北方向约一百公里的康平县和内蒙通辽的交界处,是科尔沁沙漠的边缘沙地。

正是初春,踏上这片沙地。穿过去年种植的没被收割的玉米地,玉米杆横七竖八,可见并无收成。小草还没有苏醒,恹恹地趴在沙地上。识得一种草叫做骆驼刺,细细的茎撑着细弱的枝,在风里摇晃,仿佛不知会随着哪阵风就会开始流浪了。亲近沙漠,感叹自然神奇。小草孤独地在风里旋转,以根为原点,以枝叶为半径,长短不同的茎叶,在风里画着同一个圆心的不同大小的圆圈。或者一阵狂风,小草就会随着风沙离开,而那圆也会被下一阵风淹没。沙漠里更多的是老树的枯枝,枯裂的藤草,横陈在黄沙上,仿佛被风侵蚀了几十年,张着挣扎时裂开的断口,龇牙咧嘴,狰狞的样子。仿佛看到它抗拒风沙时的撕心裂肺,可怎奈自然的力量。沙漠里的树,常常看得到树根,裸露着,展示着树的坚强。有一棵树,树根比树干还粗,在横向的树根下又竖着插进沙海好几条根。那根像一条蜈蚣,拼命地抓着沙地,或者沙海下还有树能存活仅有的一点土壤,它紧抓着不让风带走。接着大片沙海出现在眼前,数不清的沙丘,高高低低地延伸着,沙粒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金色的光芒,风过的地方如海浪退去留下的纹路,我们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金沙滩。

风是沙漠唯一的语言。带着自然的力量,带着无奈的叹息。将每一粒黄沙插上会走的脚,走过草原,走过长着庄稼的土地,沙化的力量我们努力阻止,我们又叹息人力的无奈。这也是辽宁沙尘天气的源头。至今,康平的有些村庄有着不少所谓的框屋,就是房子只剩下了框架,居住的人们无奈地离开了故土。让人不禁想起神秘消失的楼兰古国,看到风沙里被黄沙掩埋近半的框屋,想来就不神秘了。看到沙子的行走,不禁也为我们生存的土地担忧,几十年,几百年,不知我们的康平我们的通辽还会不会存在?

逐着落日,走过了那片沙海,心中留下了那片金色的光影。向南是我们居住的城市的繁华,向北则是沙漠的孤绝。心生一些美好。也有些忧伤。

北京常见的癫痫治疗法是什么呢得了癫痫病如何治疗河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癫痫比较新治疗技术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