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吉屋出售(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49:27

临出门了,再一次细细环视一下整个屋宇,缓缓走过每一寸地面,想在未来的记忆里留下老屋的影子。夜色渐浓,周围的一切慢慢隐没在暗淡的记忆中随风弥散开去。光阴是一条奔涌的河,我们不免成为沉浮其中的草根树叶,永远停不下脚步。

这个黄昏,我将三面的窗子全部打开,想亲手让屋子再一次透透气。看着西南角的宋塔渐渐被夕阳涂抹上暖红色,又一点点地隐去,远方的极乐睡佛也被天边的暗色隐没,南山的太阳能灯次第亮起,想起这将是最后一次站在这个角度这个位置眺望佛和塔了,头皮紧了一下又一下,内心一股莫名的痛楚淹没过来,颜面瞬间湿了一大片。

恋吗?当时初入此屋时,原主人已入住四年,我最最看重的连接外部世界的阳台已破损不堪,后来精心挑选的花草再怎么清新鲜俊也难掩其不堪。老屋里为生活挣扎的伤痛依然清晰可觉。是恋,似乎稍欠准确。有恨吗?生活的鸡毛蒜皮几乎家家如此,生活的起伏也在正常范围,清晰的痛感被时间的大手轻柔地抚过,一切都被轻描淡写地消解于平淡,直至无味,想想也如大雾中的村舍充满了活过的朦胧,不应有恨。

过去的三千多个黄昏里,唯独秋天的黄昏仍然让人牵肠挂肚。

西天的红霞无可奈何地暗淡下去,深暗的黑边渐渐笼过来,人家后院晒着的衣物,红砖翠篱间明艳而动人的园艺鲜亮的橘红变为乌沉沉的橙黄的时候,秋天的黄昏就在五到十分钟之间不问山长水远地赶来了。

农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快速收拾筐笼担挑,踏着天边最后一抹亮光,鞋声扎扎地紧追着看门的小狗,“当”一声推开家门,几声“踢哩踏啦”的闷响过后,“哐”的一声,秋天原野被太阳焙得更加成熟,飘来了的好闻的淡淡的焦味,黄透的杨柳叶飘落的沙沙声都被关在门外了。

秋天的黄昏在农人的鼾声里,寂寞地流浪在人家的门外。

小城的黄昏往往在晚餐狼藉的杯盘叮当中来临。此时,远山的红晕渐渐褪去,被一抹尘烟笼成了灰黄色、淡蓝色,深灰色的几条细痕,几抹不规则的平面,成了画家的大写意,小城的黄昏不动声色而又郁郁寡欢地站在你面前了。暗上一霎,等不到跳广场舞的大妈安置好音响,街灯“哗”一下就夺了星空的光芒。黄昏笑了醉了,自觉不自觉地向夜晚延伸而去。

这样的黄昏,我往往被黄昏流浪在细尘飞扬的小道上。

也有不流浪的黄昏,那就是阴沉沉混沌沌的霾天或微雨天气轻敲屋瓦,只把好端端的正午敲成黄昏之时,难得众人息舞我耳根清净。这样的黄昏,我便手托下颌,少心缺肺地枯坐窗前,欣赏细雾为山头造型,想像各色黄叶绿叶红叶飘落前是痛失呵护,还是早有预谋地去赴一场遥远的春梦;有时猜想王摩诘在这样的黄昏是作画,还是写诗,抑或是穿越时空为现代的摩登舞娘舞妹谱写新词呢。看着秋雨在远山近水间随意出入,就不由从疏雨滴梧桐或骤雨打残荷的凄清入了黛玉残荷听雨的悲凉里,自己暮年的万丈豪情瞬间竟在秋风冷雨中变得不堪一击。“一打少年听雨,红烛昏沉。两打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三打白头听雨在僧庐下……”正念念有词间,忽绿鞋红伞眼前跳荡,心间又蹦出了几串热辣辣的脆笑。

好了,索性把湿漉漉的灰雨变成六瓣的花儿飘落下来,彻底干干净净地覆了心底厚厚的苍苔,早点绿出萌萌春意吧!

想起龙应台要买的吉屋。因为是孤身老兵无力还债被活活打死房中而低价出售,龙女士被多方好心人士告诫“慎重”而召集十个核子工程、生化工程,物理动力方面的专家聚餐讨论。八人反对,两人说出了理由:“鬼不一定都恶,说不定还爱你的才气,愿意和你做朋友。”另一个沉思着说:“只要施点法,就可以驱走他。而且你可以不住家,把那里当做会客的地方,让那里高朋满座、人声鼎沸,他就不得不把地方让给你了。”

想起“一美元”的房子。在美国纽约最繁华的闹市区有一幢装修精美绝伦的房子,因为住户老是莫名其妙地死亡,被迫“一美元”出售。某科学家不信邪,入住第二月起,儿子被学校劝退。不久,丈夫车祸险些丧命,科学家本人也在健康工作方面麻烦频出。其后查明那房子底下是全纽约市电力枢纽之所在。

虽然那时囊中羞涩,没有大张旗鼓地论证过屋子的利弊,但对旧主人的忐忑也不亚于龙应台对鬼的莫衷一是。住过多年后,渐渐去了内心的隐忧,大概缘于邻居们的渐熟和认同。仿佛每个女子婚前对于未来丈夫的不安一样,虽然满心疑惧,却也慢慢地在此消彼长的磨砺中稳定下来,欢乐着你的欢乐,痛苦着你的痛苦。以至于老屋在脱手前别人说句不中听的话也斤斤计较,自己也糊涂究竟为了什么。

老屋已归属别人,像极了人与人的一场聚散,有些不舍,已属无奈……

癫痫病的诊断标准是什么武汉治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的价格是多少河南治疗癫痫的医院哪个更专业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