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酒家】深蓝沉入黑暗(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35:05

1

火车总在奔跑。不停地向前奔跑着。挟裹着洪荒之气,生命便在这种流动的形式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在长长的白昼里,在幽深的暗夜里,在我和父亲站立的山头上。很多时候,远方那道黑色影子看上去都如长蛇一般蜿蜒,游走在我童年的梦里。

父亲指着那道影子对我说,瞧,火车开过来了。

远处的火车仿佛是静止的,一动不动,我只有俯下身子侧耳倾听,才能明白大地的颤动。火车经过的瞬间,我盘膝坐在草上,模仿从电视里看来的一个佛陀的姿态。在我拈花一笑的瞬间,异乡的谎言与欺瞒,异乡的甜蜜与期待,随之也被火车那旋转的车轮给捎带了进来。车轮与铁轨之间的摩擦,便如同人与人之间的接壤,隔着我永远无法触摸的情缘。

那些时候,我的梦总会在梦里重复,伴随着火车长鸣的声音。

4916是一列会穿过家乡的省内短途列车。列车的终点在三国胜地汉中市,我从中途的汉阴站上车,一路奔向梦里的大唐。这是一段不算近的距离,接近三百公里的旅途,从这里到那里,从此岸到彼岸。山野在挥舞,河流在欢呼,而穿行于其间的火车,像极了村庄里放出的一缕炊烟,袅袅地奔向远方。

漫山遍野的草木,随着春天的苏醒而苏醒,梦中的火车却永远是深蓝色的,与时间一起奔跑着。

坐在火车上,窗外是一派娴静的田园风光,遥山叠翠,远水澄清,湛蓝的天空总是一望无际。我不知道在如水的青春里,有多少像我这般怀揣忧伤的少年,喜欢这种静静地凝望云天的方式,直到深蓝沉入黑暗之中。仿佛,那随之而来的不是夜晚,而是一段段永不终结的诗情与画意。童年的孤僻,让我的身体早已刻满了长发披肩诗魔般的浪漫,那是屈子的精魂,附身于一个凡人的头颅之中,他的命途便注定了从此漂泊与多舛。

命运总是是奇妙的,一切都在向前奔跑。人生若白驹过隙,人们抵达了许多东西,却唯独抵达不了自己。

正如同火车只会晚点,而不会提前。当北国的冰封再度传来燕子的朗诵,疲惫的火车终于姗姗来迟。当它披一身青苔,靠在月台一隅轻轻喘息,慢慢舔舐着旅途中所遭遇到的擦伤、灼伤、压伤、扭伤之时,那一瞬间,我满腹的牢骚竟如烟消,满满的全是感动。

是啊,生命里的爽约,与这列负累经年的火车相比,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美国诗人米莱曾在诗里写道:“没有我不肯坐的火车,也不管它往哪儿开。”也许,我的身体里也驻扎着一个游荡的灵魂。当那列蓝色的火车开过来,我也将以异乡的眼,纵身一跃跳上火车,直到叶落归根之后,再去深爱这座波光桨影里的城。火车挺起的脊梁,淡化了历史里的意境。倘若,火车当年能够穿过秦国,关山难越,那么塑造的一定是另一种传说。我仿佛看到了半空中人首蛇躯的众神,我仿佛听到了青铜剑上跳动的雷霆,我仿佛嗅到了江面鲜血染就的黄昏……

当蓝色沉入黑暗,一切终将消亡,只余一片亘古不灭的苍凉。独自打拼的路实在过于漫长,而火车一次次把故乡送到我的面前,成为了游子内心深处的根。我轻轻地来,又轻轻地去,停靠在车厢与车厢之间的节点,大口呼吸着过境的冷风。

风中的自由,故乡留不住,城市也照样留不住。

2

伴着长长的汽笛声,火车就要进站了。

这种声音让我既欣喜又惆怅,躲在人群的一隅,置身行李与行李之间,携着巨大的空旷与孤独,我就这样两手空空的离开了故乡。耳边,是广播站的小调:绵绵的青山百里长呀,青青的山岭穿云霄……那歌声活泼泼的,永远充满了欢乐,可我却不是个活泼的人,向来对萍水相逢之人过于淡漠,这或许是我性格里的弊端。在陌生的候车室里,我耳朵里塞着耳机,播放着不知所谓的英文歌曲。只是偶尔在抬头的时候,生出一种偷窥的欲望。

一切恍若似曾相识,陌生的街道,广袤的田野,妖娆的女子,甚或卡夫卡的眼睛,博尔赫斯的胡子,还有黑塞的流浪者之歌……一切文学的,具象的,富有语境的想象,都在我的脑海深处翻滚着。

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有风尘,都有往事,又都上着锁。

我住的地方不算偏僻,但如今看上去却一片荒凉。小时候,我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每天下午放学后,跟小伙伴们到铁轨上行走。这种看上去挺小资趣味的事情,我们早在十几岁的光景里就进行了一番深入的体验。至于附近的这座小火车站,快车从来不会在这里有丝毫停留。它们来去匆匆,呼啸的风声,带着明晃晃的日光,拒人于千里之外。

此地唯一的好处,是有一条河,河不大,河上的火车桥却很宽阔,有四五道铁轨,以方便临时停车。

那些交错的铁轨中,不知何时荒废了一道,长度有五百米的样子。沿着这条锈迹斑斑的轨道一直朝前走,就能看见对面的月台,以及打着旗子身穿蓝制服的工作人员。很多时候,走在其中,更像是置身于一条河流里,我在一端无比艳羡地看着另一端的风景,旅人,以及数不清的远方与风尘。

火车经过的时候,刺鼻的泡面味,车轮上的机油味,还有从车厢厕所流向枕木的尿骚味,各种气味像出巢觅食的蚂蚁一般,占领了一条又一条的铁轨。我不得不狼狈地退回到荒废的那条车道上,青草依然葳蕤,凉风依然有信,秋月依然无边。我开始招呼身边的小伙伴们,我们坐在废弃的枕木上打纸牌,除非输掉口袋里仅有的几块钱,否则的话,可以一直玩到深蓝沉入黑暗的时刻。

暮色敏捷的像只兔子,一闪而逝,转眼便堕入了无边的渊底。

铁路附近的那幢房子里,灯火总是很小,光线总是很暗淡,有个上了年纪的看门老人,喜欢关着灯看电视。虽然从未走进去和他聊天,但我却知道老头最喜欢看的是戏曲频道。每晚沿着铁路回家,都能听到一把阴阴柔柔的女声,唱得人毛骨悚然,“海岛冰轮初转腾,又见玉兔东升——”我后来才知晓,印象最深的那句,便是梅派经典的《贵妃醉酒》。

夜色之下,过路的火车很少,连信号灯也是蓝汪汪的,低眉敛目,愈发温柔。

从一个山洞钻出,又从另一个山洞进入,火车把人群带入大山腹地,去触摸远古的气息。瞬间的轰鸣之后,是过于喧嚣的孤寂,哐当哐当,哐当哐当——仿佛踏着一种节奏,一不留神便掉进了时间的黑洞。火车从不惧怕黑暗,纵然踏遍了山河万里,仍旧一腔的壮志凌云。

每一次到站停车的摩擦,是如此的撕心裂肺。在巨大的惯性力量面前,当火车再也不能像少年一样飞驰的时候,散发着金属气息的钢铁骨架,像湖泊一样将身子躺了下来。火车总要奔跑的,奔跑起来的火车才最能魅惑人心。它遭遇的风霜与露宿,背负的黯然与离别,多少年了,依然如故。黑色的铁皮,绿色的油漆,红色的机身,蓝色的车轮……

车厢的门在一瞬间被我推开,仿佛在多年以前,就已被时间定格。

我想起了一个冰凉的夜晚,在火车将要进站之前,月台上的那只猫头鹰忽然触电身亡,随后被席卷进了高速旋转的车轮里。我于是又想起被火车带走生命的,远不止这只悲哀的猫头鹰,还有那头跳脱的黄牛,以及夜里吃醉酒的乡亲。

当血色的伤痕被蓝色所抹去,我竟想不起这些痕迹后面的故事。曾经有那么多熟悉的面孔生活在此间,而我却无法猜测他们当时的神情。我只知道高速飞驰的火车,带着桀骜不驯的粗暴与直爽,像一把闪闪发光的利刃。

切割着这里,也切割着那里。

切割着孤独,也切割着心灵。

3

火车奔跑的姿势,有时候就像书上的行楷,让我一睹之下,终生难忘。

有一段时间,酷爱娄坚的书法,习字之余,曾买来一方砚台。夜深人静的晚上,看着远处火车窗口散发的微亮之光,我幻想在某一个瞬间,火车也会转过身来看我一眼。我在书房的香炉里燃起一柱象藏香,然后缓缓铺开纸张,练习着娄坚的行楷。受不得临帖的拘束,我的行楷一度让父亲看得直皱眉头。也许,终其一生我的书法都难登大雅之堂,无论书法也好,文章也罢,我无意向人炫耀,我只是享受那份泼墨挥毫的快意。——以龙飞凤舞的姿势,以横平竖直的姿势,就像梦中的那列深蓝色火车,总有一种方式抵达我的内心。

白纸黑字上的那些阴晴圆缺,那些喜怒哀乐,向来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有时觉得自己就像是空谷里的一株幽兰,而那些惜若生命的文字,在多少次提笔不知所措的场景里,都写与了自己,然后封存于心,从此讳莫如深。日本文学家鸭长明在《方丈记》里说过,“顺乎世则身苦,不顺乎世,则被视为狂人。”年岁渐长,故乡日远,我总在归人与过客之间两难。狂人从来不是我理会得来的境界,我只是一个喜欢在夜里赶路的独身者罢了。在世俗者眼中,独身者向来为人所轻,可我回首来路,生来便是一个书生,纵使为人所轻,我也将在陋室之中去完成我的使命。

抚卷怆然,有感今昔。念人事之无常,叹文章之何有。是啊,在这世上,能与时间一起奔跑的事有很多,然而可以跑过时间的,却没有一个。除了那列深蓝色的火车,一直引领着我,这里那里的漂泊。

读书与穷愁,原是密切相关的。

朋友对我说,火车是最富有文学气息的交通工具。因为写作的缘故,我是向来都喜欢行走这种方式的。瑞士作家彼得·比克塞尔曾在一篇小说里写了一个男人,他住在车站附近,但从不乘坐火车的故事。这个男人觉得乘火车没有意义。他曾说:“不管去哪儿,他总是能从时刻表里事先得知火车什么时候到达。”

这个男人认为这样的旅行方式毫无意义,因为只要掌握了时间,也就根本没有乘坐的必要了。

不管别人如何看待他,事实上,他还是乘坐在了人生的这辆火车上。

——从我们刚生下来的时候,就意味着已经踏上了车厢的门。就像这个拒绝乘坐火车的男人,他也迟早会从心里得知,这趟火车应该在什么时候加速,什么时候到达终点。照我的理解,这种人将火车看做是一种时间储存器,虽然每一种交通工具的本质都是为了方便快捷,但也离他的幻想相去甚远。更何况,属于你的时光,就是你的,旁人自然无法据为己有。比如说现在,我正坐在一辆从汉阴发往凤江的车上。在我不开口的时候,就是一个彻底的异乡人。

其实,在心底我是迷恋火车的,尽管火车将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年月骗去了远方,从此我就有了沧桑。穿行在陌生的城市里,我的心中仍旧一片孤独,却孤独的越来越光明。我应该更多的像父辈们学习,学习他们的谦卑与隐忍,学习他们坚守简单而纯粹的生命,尽管一生不远行,尽管一生不浪漫。

时光流逝,火车仍旧在崇山峻岭之处嘶鸣,一路穿山越岭,像一面经幡,飘荡在风中,成为游魂的指引。

当深蓝沉入黑暗,愿你多闻,此后同行艰险,也可藏心为佛,应身无量;

当深蓝沉入黑暗,愿你智慧,着眼处,人间虽繁,也可超诸尘累。

郑州的羊癫疯医院哪家比较好郑州治羊癫疯应该去哪家医院西安市最专业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