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流年】愿你幸福(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34:21

匆匆又是一年。过了忙碌的年关,过了隆重的春节,3月初春,似乎新的一年才真正转入了正轨,人人各就各位,心情恢复,再次过起平常人的平常日子。

每年的年关似乎都一模一样,我们忙着工作收尾和来年打算,相距甚远的两边老家已三番五次地催促归期。所谓父母在,不远游,我们无论回哪边对另一边而言都是远行。儿行千里母担忧,子女不在身边的父母,常年惦记着离家在外的孩子们,不管他们的孩子是二十岁还是五十岁,是在外求学打工还是早已成家立业,他们期盼着年节时分的团聚。鸟儿飞得再远,总有时日该归巢。如今交通如此发达,千里之外朝发夕至,人和人的距离远了却也近了,可还是这么远,远得有时总辜负盼儿归的父母。多少个年关过去,这样两难的问题至今仍悬而不能决。

今年的年关我们仍在出差,从蓝天白云的昆明到阴冷而混沌难开的武汉,路上遇到的都是归家过年的人们。他乡总不是故乡,四季如春的惬意总敌不过春节回家过年的渴望。我们也一路匆匆,紧赶慢赶,公干完毕赶回自己的小家,再把小家成员各自的时间调整,分配好能兼顾两边老家的七天假,再次加入南来北往的滚滚人潮。迎着殷殷相盼的父母亲人的双眼,回到自家的院落,做回父母的孩子,吃上老家的饭菜,酒足饭饱拖出个竹凳在院子里晒太阳,用自然恢复的乡音家长里短地闲聊着,有亲戚邻居来来往往串着门。短短几天的团聚,似乎是一年里过得最有滋味的日子,似乎大家从来没有离开过。老家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就像是陶公笔下的桃花源,心有桃花园,虽不足与外人道,只所谓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想起在那个出行主要靠绿皮火车的年代,我们每放寒假必是春运高峰。记得有次我们好不容易相互帮衬着从车窗爬进了水泄不通的火车,在车箱接头找到地方可以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同我们一起挤挨着站了一宿。他带着一个背篓,里面装着整只乌黑的火腿和一些腊制品。过了湖南进入贵州,车厢才慢慢松散一点,终于可以有地坐下,我们又脏又累,腿脚都站肿了,老人也很疲倦,却掩饰不住高兴。他一路护着那个背篓,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这些学生娃。筋骨稍事舒展,大家渐渐聊起来,才知老人要去看嫁到贵州凯里、三年没有见过面的女儿和新添的外孙,好辛苦的牵挂和远行!当时的我们无法体会老人的心境,车马暂时的劳顿,怎可比得上与日思夜想的女儿外孙团聚的幸福。而我们却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宁愿年轻气壮的自己受累奔波,也决不忍心叫他们如此辛苦地长途跋涉。自己在外劳苦,想着父母安然在家,对于游子来说,这便是一种莫大的心安和幸福啊。愿每个人心中的牵挂都得以慰藉!

早些年工作常在野外奔波,常借宿在山里的老乡家。有一年为着村村通电工程的工作,任务相当繁重,我们已经连续几个月没有休息日了。

这天满腹怨气的我们照常挤在一个吉普车里颠簸,来到滇西北大山头上的一个村庄,顶着烈日劳作完毕,走进了一户人家落脚。当时已近傍晚,太阳的光芒仍强烈地照着。见有人来,一家老小笑眯眯地迎出来,也不管认不认识,就把灰头土脸的我们当作了客。女主人去菜园摘回新鲜的蔬菜,进厨房忙活去了。男主人抬出一张四方桌子,不知从哪翻出一条肉,开始四平八稳地切起来。满脸皱纹的老爷爷则生起了堂屋里的火塘,烤上洋芋,用黑黝黝的茶壶烧上水。在他们忙活的过程中,太阳一点点落下山去,当最后一线光芒消失的时候,月亮升起,星星出来了。

这时有小姐弟俩背着书包笑呵呵地跑回来,一家人相互嘘寒问暖,院落里荡漾的笑意更浓了。俩小孩在山外的乡里上小学,每天顶着星光出门,摸黑到家,满脸的汗水顾不得擦,就着昏暗的灯光和月光,弟弟牵出拴在大李子树上早就欢得团团转的黑狗,在院里相互追逐着。姐姐放下书包,利索地搬出两大棵青芭蕉杆一点点剁细,准备帮着妈妈喂后院饿得直叫唤的猪,听不出有几头。

又累又饿的我们,沾上这山里温暖的人间烟火气,心情也大好起来,借他家院里的自来水稍作洗漱完毕,有的跟着逗狗,有的帮着剁草,有的帮着灶上烧火,热络络地聊起家常。

不多会儿,农家饭菜诱人的香味四处弥漫开来,在主人家热情的召唤下,我们几个笑意融融,就象在自己家一样,毫无拘束地上桌吃饭。蒜苗炒腌肉,用油炸得浑圆香酥的荷包蛋,绿油油的青菜汤,酸菜炒红豆,木甑子蒸的米饭,吃得那叫一个心满意足啊。

饭后,村里有人来串门,大家围着火塘坐下来。老爷爷不慌不忙地取出一个陶罐,抓出一把青茶丢进去,就着火慢慢烤起茶来。当茶叶香味起来的时候,把架上那把黑茶壶里早已沸腾的水注入陶罐,只听“噗”一声,茶香四溢,爷爷开始分茶,每人面前都有一碗,茶汤很浓,一口下去,真苦!老乡们却说,嗯,就是这个味,够劲,几口下去就可以解全身的乏,苦后才会有回甘。

那小姐弟俩就在旁边刚收拾好的饭桌上,就着全屋唯一一盏昏黄的电灯专心写起了作业,姐姐常常指导着弟弟。大家笑眯眯地看着,乡邻压低着声音说,女娃在乡上成绩可好了,将来肯定上大学。主人家笑呵呵地搓搓手,满眼尽是慈爱,说要多多挣钱,等上了初中就让孩子们住校去,就不用这么来回奔波了。我们几个也才离开学校到单位工作没几年,大家默然对视,抬起煨在火坛边那碗苦苦的茶,几大口下,嗯,过一小会,那回甘可真让人清爽。

第二天一早起来,高寒山区露水好大,冷得直打哆嗦。两小孩早已出门,勤劳的主人家也早已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我们也抖擞了精神,相互说笑着开始了一天的工作,突然觉得这份让我们辛苦劳累的工作是多么有意义,之前烦恼纠结的各种问题似乎都不再重要了。唯愿人人心安!

今年的樱花开得迟,但总算是开了,先是树梢陆续开了几朵,随后一夜绽满枝头。路边的梧桐年前刚被锯了粗壮的枝丫,光秃秃的主干发了新丫。刚褪完黄灿灿的秋装稍作修整的银杏,远远近近一层淡淡的绿,小小的叶儿有模有样地钻出来了。在北方这是杨絮飘飞的季节,雾霾散尽的北京天空蔚蓝,阳光和煦,万物复苏,树木吐新绿。周末出游的人真不少,地铁依然拥挤。陶然亭公园里,各种各样的海棠花热烈绽放,比花开热闹的是随处载歌载舞的人群。他们跳的舞可真不是闹着玩的,瞧那一进门着制服带墨镜的四十多对大爷大妈们,在节奏感很强的音乐里跳着水兵舞,动作整齐,表情都酷到位,场面着实有些震撼。这一边是葫芦丝伴奏下的民族舞,那边是鬼步舞,还有几对跳探戈的,没化妆的舞者们满脸的自信和笑容,深深感染着一路边走边围观的人们。湖边的一块空地上,一群人居然闹中取静,就着舒缓的音乐,专注地练着瑜珈。开阔的湖面上悠悠地荡着小船,小山上各处有人放歌,一派歌舞升平的盛景!

来到慈悲庵,风景独好,透过门廊看景,垂柳依依,犹如画中。这里曾是李大钊、周恩来等领导人在革命萌芽时期常聚首开会的地方,门前的大古槐依然苍劲,年青的他们曾在这里合影留念,曾在这里谈论理想,谈论革命,谈论国家民族的崛起之路。公园里还长眠着英年早逝的五四反帝爱国运动勇士高君宇,以及和他生死爱恋的民国才女石瓶梅。“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慧星之迅急。”这是他短暂而光辉的一生写照,激励着一代代的青年成长;而他和她的爱情在那样的年代曲折悲情,让人为之扼腕叹息。在当年那个家国危亡的环境下,年青的他们,常有困顿颠沛、艰难险阻、重重危险,但是他们肯定也有志同道合的战友、相互信任的师长朋友、彼此欣赏的恋人。幸福有时候就是忘我地专注于一件事情、一个追求。如今盛世和平的我们与他们隔着近一个世纪的沧海风云,我们衣食无忧,工作之余享受着生活的乐趣,空虚和颓废,厌世和作,不应是我们的主流。当每天清晨醒来,唯愿人人心之所往,如朝露般晶莹剔透,如朝阳般蓬勃。

陶然亭的陶然二字,来自白居易的《与梦得估酒闲饮》:“少时犹不忧生计,老后谁能惜酒钱。共把十斤沽一斗,相看七十欠三年。闲征雅令穷经史,醉听清吟胜管弦。更待菊黄家酝熟,共君一醉一陶然。”多么深厚的人间情谊,多么难得的修为,多么清雅的心境!夫复何求!

几年前朋友推荐了一首俄罗斯乐曲,《悲伤的天使》,一听就喜欢上了。平和悠扬的音乐似乎在倾述着一个个人间温暖的故事,让人平静、喜悦。曲调并不忧伤,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曲名里要有悲伤二字。原来世上有一种忧伤,是令人愉快的忧伤,一种孤独的美。这让我联想到冬日人迹罕至的大海、独自在湖面游弋的黑天鹅、还有山顶那棵高高的苍松。

在这首乐曲的MV里,一个略显沧桑的男子,午后孤独地坐在街角寻常的咖啡馆里,面前铺着稿纸,隔着玻璃看着街头来来往往的人们以及这一刻的人间百态。他看到金发少女百转千回地寻觅和等待着心上人,看到清洁老人拾起他们丢弃的礼物包装,看到可爱的拉布拉多犬和慈祥的老奶奶,看到开心的小女孩和焦急的商务女士以及被风吹散的文件,看到曼妙女郎的惊鸿一暼,看到忧郁帅气的男子瞬间化作小偷……渐渐地,他脸上情不自禁浮现了微笑,开始提笔疾书,应该就这样创作了这首慰藉心灵的美妙乐曲。

每个寻常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寻常生活,生活也不只有蜜糖。我们有时会象看客一样,隔着玻璃,关注和羡慕着别人的幸福,却忽略了自己才是自己生活的乐者。无论境遇如何,不焦躁,不悲天悯人,安静下来,我们才能关注到内心住着的天使。

生活仍在继续,愿你幸福!

大连专业癫痫医院在哪西安癫痫病治疗医院怎么样昆明那家看癫痫病好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