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wxg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流年·那年花开月正圆】一条街(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15:43

我是先有耳闻,然后,才目睹这条街的。

八十年代初,跑运输的二哥曾演绎过这条街。那时的二哥,二十出头,如院中上蹿的白杨,开着大卡车,整日南下北上,生意干得风声水起。

或一日,从广州归来的二哥,黑墨镜,长甩裤,帅气,潇洒,时尚,时髦。像极了电影《赤橙黄绿青蓝紫》中的男主角刘思佳。酷!更让我惊讶的是,二哥手腕上有晶亮的东西在闪,黑黑的,幽幽的,亮亮的,像深邃夜幕上闪烁的星,不断眨动狡黠的眼睛。潮!令我羡慕,嫉妒,恨不得奔到这条街上,一窥它的芳容。

二哥语气神秘,向我吐露心迹。腿上的裤,是喇叭裤,腕上的表,叫电子表。这些东西来历不凡,须从香港,经过一条特殊的街,才能进入内地。这条街,远隔千山万水,在深圳一个叫沙头角的地方。街东侧归中国,街西侧归英国,站在这条街上,就能望见仅一河之隔的香港……

二哥的讲述充满诱惑,他“铿铿”字字撞击我少女的心扉,“锵锵”声声扣动我青春的思维。脑路萦回,涌动出一条街的生动。

就想,这是怎样的一条街?这条街,一定又宽又长,街上一定有金发碧眼的女郎,白肤高鼻的绅士。天空弥漫粤语、英语混杂的气息。既有哥德式建筑的壮丽,又有南方婉约建筑的优雅。更有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货品,引领潮流的时尚……

这条街,童话般晶莹,彩虹般绚烂。似南方的佳人,不断招手,绝世独立成我的远方。

远方,究竟有多远?已三十多个寒来暑往,还无缘牵手。难道今生无缘?

世上的事,竟是这样奇怪,冥冥中自有天意。研究生毕业的儿子,甘愿放弃央企,转户分房(单位宿舍)待遇,刺破铁饭碗思维定势,发誓“在最美年华,做最好自己”。于是,青睐民企,入职深圳华为总部,承担结构工程师。

一条街,我脑中的风铃,被深圳二字唤醒。儿子,将我和远方,拉近距离。

美好的远方,让我飞速去赶。

然而,想要见它,还真不太容易。前年暑假,儿子与我前往,抵达时,已错过办理通行证时间,无奈虚行一次。

今夏,儿子为我圆梦,网上预约办证,再自驾前往。

二个多小时车程,一路见证深圳速度,具有海国风情的商业文化建筑,与高层民居互容渗透,鳞次栉比,撑满眼睛。也一路感受深圳温度,当楼宇与澄澈的蓝天,看得略显重复时,一丛丛红绿掩映,高大健壮的植物,突然唤醒疲劳的眼眸。于是,棕榈、橡皮树、榕树、荔枝、苏铁……大包大揽,沿路相随。列队戴着白冠的大头茶;开着黄朵的黧蒴花;成串摇荡的紫薇花……像迎宾礼仪,带领我梦幻般到达目的地,也带领我体会深圳密度。真是车位难求呀!停车场,道路旁,满满当当,车位无虚。儿媳开车,左拐右绕,约半小时,才觅得一地下车位。

车满为患的现实,导演人头攒动的结局。伏天的阳,撒泼似的泛滥它的光,炽热的温度,贪婪吮吸游人的水分。如过江之鲫的人,头上遮阳伞,背上汗津津。排队,领证。排队,安检。排队,进入。

一条街,竟然隔了三十六年的距离。它开在我的眉端,我站在它的街端。一朝相遇,彼此默默,一缕情愫,却在生命中绵延。

这是我脑海中反复勾画的那条街吗?它长得这样克制,这样瘦弱,长不足500米,宽不足7米。既没有寄满乡愁长寿街的宽度和长度;也没有闽南曾厝垵街道的婉约和文艺。却吸引的人趋之若鹜,勾引的别国垂涎三尺。

禁不住,思想的触角,伸向它的前世,追寻刻骨铭心的历史。

梧桐山飞泻而下的水,向大鹏湾逝去。水过流痕,日积月累,渐渐干涸的河床,像美丽的鹭鹚鸟,拍打着飞翔的翅膀,缓缓栖息在沙头角,供本土居民休养生息,自由出入。感恩的心,有了诗意的名——“鹭鹚径”。

碧海蓝天,椰树夕阳,渔舟唱晚,恬静的鹭鹚径,送给客家人温情的拥抱,歇息的港湾。

然而,鹭鹚径,这样克制的一条街,克制住了自己的长度和宽度,却没克制住十九世纪,靠工业革命取得胜利的英国,殖民扩张的野心。英吉利海峡的激流险浪,没有挡住日不落帝国强租的欲望。英国像一只贪婪的蝗虫,首先把维多利亚港吞食,接着又将九龙半岛入喉,一八九八年新界也没逃脱咀嚼之厄运。就这样,美丽的鹭鹚径,被英国租用。母亲送给它的乳名,被易名为蒙羞的“中英一条街”。

一八九九年三月,潮湿的空气,潮湿客家人的心灵。阴郁笼罩沙头角的天空。一把尺子,被着礼帽穿洋服的英官,和拖长辫戴红顶的清官拽着,以涨潮时河流最高水位线,化为两地分界线。

从此,优雅的鹭鹚,健硕的身体上,赫然划开一道流血的口子。当刻立的“光绪二十四年中英地界第x号”界碑,竖于街中心时,不难想像,英人那得意的狂笑,和清官落寞的身影。

此时,我站在界碑线东侧,聆听古井旁,一棵枝繁叶茂的榕树叶,在呼啸的阳光中私语。夏风开始以更坚韧的力量,吹拂榕树的发际。一条街,苦难叠加苦难的疼痛,像河床上堆积的泥沙盐渍,一把把撒入流血的伤口。一条街上,不仅有大英帝国租占九十九年的足迹,也有一九四一年,小日本不甘示弱践踏它三年多的印迹。

那基本保存完好,但由于自然分化,时光浇身,已失去棱角的八块界碑,难道不像嵌在鹭鹚伤口的利刃?

界碑无语,却记录下贫穷挨打,软弱受欺的教训。界碑有情,是列强侵略,瓜分中国历史的物证。

怎能忘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那个茕茕孑立的倩影,曾踟蹰于一条街。一弯河水不宽,天光云开,投射得到对面的大屿山上。可界碑阻隔,隔断她从此处去香港的念想。于是,她又闪过罗湖口岸,边检员,有眼不识金镶玉,竟然问她,可认得字?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子,就是搅动未来文坛波澜的张爱玲。一甲子过后,我也步她后尘,踩在她曾经踏踩的一条街上。

与之相比,我很幸用。改革开放,香港回归,我可自由抚摸界碑石,那斑驳的纹理,仔细辨认碑石上,模糊的字迹。可以任意出入街两侧的大小店面。在建筑物灰白相衬的色调中,呼吸深港合作,共创繁荣的和谐空气。

历史风云中,回首凝望,国富民强,科学强大,才有话语权,才有主权。而今,八块界碑,既有国贫家穷的心酸,也有两岸共同兴盛的欣喜。

一条街,独特。绝版。是特区中的特区,至今仍为一国两制分界线的标志。

我在一条街,悠然漫步,肆意抓拍。看到了它的表情,嗅到了它的味道。既有历史沧桑,涌动的情愫,又有现代繁华,呈现的和睦。

街头一口老井,收纳三百年光阴,凿刻着客家人情怀。它博大无私,被一条街居民共饮。它是一条街清澈的眼睛,见证着一条街的前世和今生。时光悠悠,井水汩汩,吟诵出“同走一条路,共饮一口井”歌谣。

是啊,冰冷的界碑,怎能隔断同根同源的亲情和乡思?

街道中,一棵古榕树,与界碑同生,沉积130年的阳光,雪雨,还有腥风。它苍劲,有力,枝叶茂盛。根扎界碑东侧,杆向界西斜躺,扭动的枝干,辫状般缠绕,似宣泄,像呐喊。我站在孤独的树下,仰视,臣服它不屈、不甘、不辱之信念,欣赏它“根在祖国,荫泽香港”之奇观。

自然,总是用无声之语,有形之身,不卑不亢,以蓬勃向上的隐忍力量,向人们隐喻玄机和事理,

街道两侧,店铺稠密。店面不大,大都二十来平。既不是家乡小城,东西街古韵厚重,翘脚飞檐的前店后院,也不是石头建造,具有英格兰风情的优雅古屋。而是水泥抹墙,灰白染色。只有一层,以简单而立身,以实用为使命。

那街西侧店名,一个个直抒胸臆,皆用繁体中文书写,是悠久历史文化,在香港书写史上,绽放的奇葩。街东侧店名,字简单,名简洁,释放汉字简化进程。两侧店铺,让一条街,外表平淡,内心绚烂。

特殊的地理位置,掀动商贸繁忙。不到千米的街,五大洲商品,来势汹汹。你看:有LV,COAH,CHANEL名牌皮具,有韩日化妆品,有美国保健品……一溜儿临售店铺,让时尚商品捷足先登。再看:有18k金灿灿的黄金,也有99.9%银晃晃的白银,有智能数码产品,和更多生活必需品。本就瘦弱的街道,被大包小包的人撑满,被各种肤色的人,用拉杆箱,购物车拥堵。

无怪,一条街,被誉为“购物天堂”。

我走在一条街,并无陌生感。像赶家乡的庙会。阳光刺眼,儿子买了酸奶饮品,我在街边喝。听榕树上的蝉鸣,也看南来北往的商旅,行走的游客。我和他们一样,在这里相逢一时,或擦肩而过。

不少深圳人,争相购买的是一些生活用品,洗洁精,洗发水,调味料,风油精,奶粉……购物袋上大多印着“波记”,“实惠”等店铺的标签。据说,比内地价低,货真。

一条街,勾勒出俗世红尘的喧嚣和迷人。

同行者,被一烟草店老板,热情拉拽,软言蜜语打动。一条硬中华,售价170元。暗喜,便宜,真便宜。欲掏钱,却被广播中“各位游客,请不要随便购买皮具、数码、香烟……”的声音所警示。

唉!商品大潮,何尝不会泥沙俱下。广袤田野,定然良莠不齐。花花世界,真真假假,在引领潮流,促进经济的一条街,在人流交织,客源异动的一条街,真货涌动,也假货渗入。

其实,商品本身,只为衣食住行。只是被复杂的人性,赋予了它复杂的表情。人性的贪婪,无奈被一条街接纳。

虽然,无奈。可毕竟,是享誉华夏的“特区中的特区”呀!又毕竟,已经监督发现,瑕终不会掩瑜的。

我在“波记”买了巧克力。在“实惠”买了香水。其实可以什么也不买。因为,我以一棵树的身姿,脚踩分界线,定格了初次遇见。但,总想留下点舌尖的味道,和馨香的记忆。

中午的阳光,漫过榕树,洒满一条街。

一条街,依然熙熙攘攘,依然要排队,安检,进入。也依然要排队,安检,出去。

我回望,眼里长满一条街的厚重和沧桑。有容颜葳蕤的榕树;对时间妥协的界碑;还有委身于地的古井。

我仰望,苍穹朗日。一只水鸟,从一条街倏忽掠过。那飞翔的身姿,柔美至极,刚强有力,应该是伤愈后的鹭鹚鸟吧!它忽闪的翅膀,承担两岸经济繁荣的职责。平稳飞行的弧线,更多传递出国家完整,民族安详的宁静和阔远。

武汉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呢比较好的医院治疗癫痫病男性癫痫病好治吗西安癫痫病治疗方法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